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当前位置:说说网 > 大自然 > 正文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8-18   阅读: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三月末,琼花、桐花、郁金香等逐渐攀沿上每个人的眼睛。春天里百花开,形色各异,也总让人迷了眼。看多了形色各异的花,最终我还是沉浸在春天最经典的花——迎春花之中。也想问问大家,你心中最能代表春天的花是什么花呢?我想十人之中会有五人脱口而出迎春花。以春为名,又带着一抹明黄,真是在这百花群中占了大优势,春一来,让人不看见都难。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春日里鲜黄的花可不止迎春花。还有明黄色的素馨,恰似正对阳光的清透黄玉;棣棠金黄,仿佛籝金撒落山间。另有连翘与金钟,都是轻俏的袈裟黄。这些黄花,一并的软枝垂条,丛丛簇簇,布于草地、花径、河畔、林边。它们本着貌不惊人死不休的原则,肆无忌惮的,将金黄耀眼的花一味的往外冒。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黄巢有首《不第后赋菊》:“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金甲指的是秋菊之金黄。描写了整个长安城开满带着黄金盔甲的菊花。以此描述了菊花金光灿灿的气势磅礴。而春天这些黄橙橙的春花倒还没有这样高调的被吟诵过,若叙述起来,这金黄片地的气势远超秋菊。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先说迎春,应了名字里的“迎”字。春寒料峭里的数点娇黄,点亮春光,被人乍见,又惊又爱。迎春的好全在枝条的纤细,如细铁丝,又偏在铁丝点缀了金黄,细铁丝般的枝条,看似柔弱实则坚强。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与迎春同属木犀科的云南素馨,常被人误认为迎春花。其实两者区别很大,素馨的花期比迎春晚,且其枝条四季青翠。素馨常是大片种植,远望如一袭金瀑,倾泻而下,生气腾腾。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棣棠、连翘的花期,则在迎春与素馨之间,同样是柔条婀娜,同样是花繁近韻。金钟、银翘皆为木犀科连翘属,长相接近。若论细微的区别,金钟含蓄,连翘跋扈。金钟花如其名,像极倒挂的金钟,一簇一簇,疏落有致。至于连翘,开时如火如荼,不给枝条留下丝毫间隙,远望真似着了火,美得令人惊慌。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我最爱,却是棣棠。相比素馨、连翘的飞扬,棣棠古雅许多。棣棠的黄,是宫廷的黄,介于黄色与橘色之间,因有历史感,故能使人安定、沉思。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宋徽宗有一则《棣棠花诗帖》,是首七绝,其中有两字模糊,只余二十六字:众芳红紫遍口隅,惟此开时色迥殊。却似籝金千万点,乱来碧玉簳头铺。宋徽宗说众芳红紫,惟有棣棠开时迥异,其色似金。金色乃皇家尊贵之色,自然不同。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棣棠在中国的赞誉很高,日本那边也爱它。在日本,棣棠的名字是“山吹花”,古日语中将棣棠花色称为“山吹色”。丰子恺译的《源氏物语》中,一律用棣棠色来描述和服颜色。山吹一词,仅从字面意思来看,就有风自山中来的舒雅。比较而言,“棣棠”有学名气,是端正的雅;“山吹”则像小名,有亲昵的欢喜。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记得《枕草子》里也有一则和棣棠有关的花事。讲的是清少纳言畏人言,离宫家居。一日,中宫藤原定子送了一封信给她。她发现是定子的亲笔,忙拆开来看,发现里面仅有一片棣棠花瓣,并附一句话:“不言说,但相思”。

这句出自《古今六贴》中一首古歌的后半句。清少纳言在回信里写了古歌的前半句:“心如地下河。”定子的信使她不再顾忌人言,不久后回到定子身边。自此主仆相守,直至定子去世。

定子以一片棣棠花瓣来信,真是风清日朗,古雅至极。记得《源氏物语》里常有,主人写好了信,就去园中选枝合宜的花枝,将信系在藤花、晚樱、红梅、瞿麦、松枝之上,并随时令节日有所不同。更有谙于此道者,附花致书,妙趣横生;或凭花传情,颇见情致;或借花点题,含蓄别致。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万叶集》里也多次提到棣棠,最有名的当属松尾芭蕉的:“激湍漉漉,可是棣棠落花簌簌?”山间清流,棣棠花落,有凄清的冷寂。我看棣棠不觉凄清,只觉温文尔雅。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遗憾的是,棣棠开不逢时,彼时海棠、碧桃正盛,两者皆是高树艳花,棣棠不能与之争。棣棠吹亏在草本,其枝比蔷薇更弱,又延蔓于屏树间,繁而不香,甘为背景,故少有人去留意。但若俯身细看,棣棠青枝绿叶黄花,自有韵致,真算披拂有致呢。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

春日里遍地黄金花——高贵的棣棠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