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当前位置:说说网 > 大自然 > 正文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8-18   阅读: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花如美人,美人如花,花的形色与美人的姿态,都是不可名状的。古时候,人们常以花来喻美人,而直接以美人也来喻花的倒不多见,也许是我孤陋寡闻,脑海中确能想到的只有虞美人、美人蕉,多肉植物中的冬美人、桃美人。

在众多植物中,形色美艳的数不胜数,确偏偏只有虞美人、美人蕉这二者夺得“美人”之名。应是有其与众不同之处,才让“美人”二字落花其中,这是花之幸,可无憾矣。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虞美人与美人蕉既以美人为名,自然与“美人”有所关联。虞美人自然不用说,与虞姬同名。那么美人蕉又为何与“美人”之名相连呢?

相传楚汉相争之时,虞姬为激励项羽奋战图为,毅然拔剑自刎。

后来,项羽被汉兵追至乌江,见大势已去,亦拔剑自刎,随身的金鞭插入地下,生长为霸王鞭。虞姬死后香魂不散,追至乌江,见夫君化为霸王鞭,她随即化作美人蕉,常伴君王身侧。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这样看来,美人蕉与虞姬也有着一段凄美的渊源。美人蕉不名贵,它不以形色诱人,但也让人流连忘返,花韵摄心。它花径直向上,绝无旁逸斜出,加上绿叶相衬,自有一种昂首挺拔,力拔群雄的气势。美人蕉多以群植,放眼望去,腾红酣绿,生机淋漓。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若每个人心中不同的花代表着不同的季节,那在我心中,美人蕉则代表着热情似火的夏天。炎夏里看美人蕉,灼烈的像一团火,在烈日中斥斥错错的烧着,看得人心生焦灼。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唐代李绅《红蕉花》诗云“”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此诗正是描述了美人蕉这株红花既烧眼又烧心的特质。

即便如此,也对这花厌倦不起来,冬去春来,这抹腾红橄绿则像叫醒荒野的精灵,耸立在路边,若长成一片片,让人不爱也难。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雨后的美人蕉又有不一样的景致。经雨后的美人蕉,花是花,叶是叶,又素净,又轻灵,少了炎夏里的盛气凌人。诚如古诗所言:“带露红妆湿,迎风翠袖翻”。丝绸般的花瓣经雨浸润,色泽更加深艳;叶也洗去蒙尘般的模样,透出夏日鲜活的模样。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不少人以为美人蕉为芭蕉的一种,将二者混为一谈。而这一误会也还得从古时谈起。王维有一幅名画,题名《雪中芭蕉》,该画引发后世诸多争论。以今人的眼光来看,画中植物应为美人蕉,而非芭蕉。无独有偶,宋祁在其《益都方物记略》即有:“红蕉于芭蕉盖自一种,叶小,其花鲜明可喜,蜀人语染深红者谓之蕉红。盖傲其艳丽云。”《广群芳谱》也把美人蕉放到芭蕉一栏。

其实,美人蕉与芭蕉并不是科属都不相同,有同样的神韵,确不是一家。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记得小时候乡下,野草野花都是自由的模样。而现在城市化建设,乡下那些最原始的乡味也越来越淡了。记得小时候屋隅院后栽有一大丛美人蕉。其嫩叶刚萌时,微微卷合,不过几日,叶渐渐舒展。涨势迅猛,总在不经意之间,长成了一片花海。即便长得墙角,让人不注意都难。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美人蕉的花期很长,夏初打苞,次第开放,直至秋深才谢。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美人蕉与海棠一样,有色无香,实为憾事。不过,美人蕉还有另一个令人难忘的童年味道。它的花心含有甘露,其甜如蜜,其甘如饴。

美人蕉花究竟有多甜?

小时候吸过的,当丝丝缕缕的甜,顺着舌尖布满整个口腔时,很甜,似蜜。现在回想想来,那滋味就如长辈给的一粒糖,回想起来整个童年甜开了花。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美人蕉属于乡野,属于每日清晨,知了还未鸣叫,美人蕉敞头开着,鲜红的花瓣上挂满露珠,展开新的一天,如露珠洗尘,一切呈现新新般模样。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水云 · 小院花市

水云·小院花市开业啦,您想要的各类花材都可提前预定哦。

生活,虽不是鲜花满地,但时常也需要那一朵,两朵 当做生活的调味剂。

茶,虽不是生活的全部,但虚度一盏茶的功夫,日寻生活中的小乐趣。

而我在水云间的院中等您一起赏花,品茶。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

叶满丛深殷似火,不唯烧眼更烧心——美人蕉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