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

当前位置:说说网 > 大自然 > 正文

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8-18   阅读:

    

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

     

的眼睛

枫香

    学校对面有个小公园,很多树,榆柳杨槐,梅竹枫桂,香樟银杏,泡桐海棠,朴树合欢……应有尽有,四季皆有可观。

    春天里,运动广场边上那几棵合欢好看,细密的叶子娇嫩清新,粉红的绒花入眼都是诗。玉兰美则美矣,但一树花灯盏一样立着,没点叶子的点缀,总觉得单调。泡桐满天的紫色号角,可惜太高太远,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五月天,儿童乐园前的那棵老枣树开花了,碧绿的小花像一个羞怯的孩子,拨开叶子偷看这个世界。人从树下走,有时会落下一粒在你的头发和脖颈。你拿在手里看,是一颗漂亮的五角星,花蕊比蜗牛的触角还羞涩。逆着日光,你抬看头,会发现有小小的细蜂在营营采蜜。公园门口有两棵栾树,秋天里红黄的果子很是漂亮。这果子很神奇,仿佛精心设计的三个小房间,每个里面住着两粒花椒籽一样的种子。我折服于它的精美,花了好长时间去打听它的名字。后来无意中得知它叫栾树,又叫灯笼树。据说它的果实会随风飞翔,把种子传播到远处。

而在这初冬的时节,银杏早凋,枫叶已残,那几棵枫香最美。宽阔的三叉戟形状的叶子相连处如鹅鸭的蹼,在灰蓝的天空里踩出密密麻麻的红黄的足迹。日光所及,每一道叶脉都清晰得像春天的河流。

    但这并不是我喜欢它的理由,我喜欢它是因为它有眼睛,状如人眼的神秘的眼睛。

    灰色的眼睛长在树干上,有的狭长,如沉思的智者;有的阔大,如怒目的金刚。圆圆的瞳孔突出着,上下是一道道或密或疏的皱纹,显示出它的沧桑。瞳孔中央,是一道浅浅的竖直的沟,似乎凝聚着一切的精神与思考。

我喜欢凝视这些眼睛。看得久了,觉得那些皱纹幻化成一道道漩涡,将你陷入到神秘的梦境。而那瞳孔,则成了漩涡中心的荒洲,向你展示失落已久的文明。

其实,这些眼睛都曾是一根树枝,随着枫香的长高,树枝被折断修剪,留下的瘢痕就成了这些神秘的眼睛。

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

让每一道伤痕都长成眼睛,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冷暖。(一木)

我的头脑中忽地冒出这样的两句诗。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枫香的眼睛顿时成了智慧的化身。舞干戚的刑天头颅被砍却后,以乳为目,固然显出了他的勇猛。若是他也能如这枫香一样,在头颈处生出一只巨大的独眼,怒视着天空。我想,那天上的神灵恐怕都要为他所震慑了。

“这些眼睛其实都是瞎的。”不知是谁冒了这一句。

果然,再看那瞳孔中的竖沟,还有那灰白的颜色,真如盲人的眸子。从那瞳孔的中间,曾经流出过泪和血,如今干涸了,只剩下寂寞和神秘。

“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

脑中忽冒出《召公谏厉王弭谤》中的这段话。那天子听政的盛景,竟然离不开瞽、瞍、矇这些盲人的参与,其实就连乐官的“师”,大多也由盲人担任。为什么?这曾经是一个令我困惑已久的问题。直到前一阵子重新讲解它,藉由学生的启发,又查了些资料,才得到较好的解决。

在古人看来,盲人目盲而心不盲,许多历史经典往往要借助他们的口耳相传,所以他们掌握了大多数正常人所不具备的知识和思想。再者,盲人可以通神,也为自己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传说,著名的乐师师旷本是不盲的,为了追求音乐的崇高境界,他自刺双目。

如此一想,则枫香的眼睛即使是盲的,不仅不可怖,反而增添了神秘与睿智。

在崇尚神秘的人眼中,万物皆有灵。如果这树木真的有灵,那些在黑暗中蜿蜒匍匐的精灵,会不会沿着枫香的根爬到树干,透过这些天然的眼睛往外偷看呢?那这些眼睛,恐怕不只是个形状而已了。     

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

神秘而沧桑的眼睛——枫香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