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 上课男同桌摸了我全身

当前位置:说说网 > 段子大全 > 正文

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 上课男同桌摸了我全身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2-10   阅读:

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		上课男同桌摸了我全身第七章 合力阴哭猿

福利!总是出现的很意外。

 

当我冲进去的时候,顾廷芳赤着身子贴着墙壁站在角落里,娇躯狂颤,手里攥着一件白衬衫,护在胸前,其余的地方,一览无余,如此近的距离,盛景无限,我感觉全身每个细胞都悸动了。

 

美!怎么可以这么美?

 

“喂,你还愣着干嘛?快帮我赶走它啊!”

 

我这才意识到,那只该死的小猿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洞里,此刻,拿着顾廷芳脱掉的衣物,津津有味地在那轻嗅着,活脱脱一副小变态的模样。

 

“你……你怕这个?”

 

我有些惊愕地道,毕竟,以她功夫少女的实力,这玩意,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怕它。

 

“嗯嗯。”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垂眸间,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身无寸缕,顿时羞得面颊绯红,惊叫着蹲在了地上,浑身泛起了一层不健康的红色。

 

“你都看到了?”她气呼呼地问道。

 

“嗯嗯。”我本能地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不对,忙摇了摇头,扑向了那只小猿猴,这个关头承认,那不找死吗?

 

“小畜生,今天老子扒了你的皮!”

 

本来陶醉在顾廷芳衣物间的小猿猴登时瞪大了眼睛,朝我呲牙咧嘴,作势一副要扑上来的架势,说实话,这玩意虽然体型不大,可尖牙利齿的,弹跳力好的惊人,它长期生活在野外,没准体内带着什么病毒,被抓一下,或者咬一口,可就赔大了。

 

那啥,艾滋病不就是有人作死跟大猩猩那啥,才传染到人类社会的吗?

 

不然,以前哪有这种病啊。

 

所以,我几乎下意识地抱着脑袋,往后退了一步,谁知这小畜生没冲上来,麻溜地贴着岩壁蹿了出去,我气得不轻,赶忙追了上去,到洞外一瞧,这货已经上树了。

 

“妈卖批!有种下来!”

 

我举着兰博刀冲它比划,实际上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生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被畜生给耍了,总觉得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儿,我气得不轻,现在还真想宰了它。

 

“吱吱吱……”那畜生挑衅似的朝我吼叫,站在树枝上左摇右摆的,时不时地把它那红彤彤的屁.股转过来,冲着我拍打,极尽侮辱之能事。

 

妈的!这只猢狲成精了!

 

我一边冲它笑着,一边慢慢地蹲下来,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猛地一下扔了出去,这货吓得吱吱乱叫,却很灵巧地躲开了,然后,它生气了。

 

一眨眼跳进了我树丛里,没多久,手里就捧着几颗松子似的东西,照着我乱扔,我明明已经躲避的很灵巧了,没想到脑门还是挨了一下,三番两次被这只畜生戏耍,我简直快要爆炸了,偏偏人家会爬树,我根本就够不着。

 

这种滋味,特别难受

 

就在我气得抓耳挠腮的时候,顾廷芳出现在我的身后,她选了一套运动装,姣好的身材将衣服撑得满满的,由于身高优势,衣服裤子,就跟短装似的,藕臂和美腿,都有一部分露在外面。

 

她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件已经是最大的了。”

 

“没事,你穿什么都好看。”

 

她嫣然一笑,瞧着那边手舞足蹈的猴子,马上就明白了什么,冲着我使了个眼色,从洞里抄起了长矛,然后还丢给了我之前的bra和那换下来的小裤裤,指了指小猿猴,示意我往树前走走。

 

手里拿着她贴身的衣物,我几乎能嗅到一股子芳香,大脑就像是短路似的一片空白,这感觉怎么说呢,特别刺激,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应激反应。

 

“吱吱吱……”

 

那只小猿猴这时候叫得特别疯狂,一下子把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我抬眸,刚好撞见顾廷芳羞赧的目光,毕竟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为了一同惩治那死猢狲,差点就忘了男女有别。

 

“嘿嘿……”我尬笑了几声,转移了注意力,那死猢狲看到我手里的东西,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两只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着,急切地在树上跳来跳去,伸手做了个抓取的动作。

 

联想起顾廷芳刚才的交谈,我明白她的意思,旋即偷笑着,将两件贴身衣物拿在手里挥了挥,“喂,想要吗?”

 

我不知道那玩意听不听得懂人话,反正我说完后,它竟然点了点头,激动地跳在了低处的树枝上,吱吱吱地兴奋地叫着,我一看这肯定有戏,试探性再度接近那棵树,那猢狲极其忌惮,马上又跳回了上面的树枝,眼睛却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我手里的东西。

 

再狡猾的生物,只要有弱点,就注定是遭殃的。

 

我继续逼近,趁机回头瞥了一眼,顾廷芳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估摸着她肯定去什么地方伏击了。

 

“想要下来拿啊。”

 

现在,我已经来到了树下,将那两件衣物放在了树荫下,往后退了几步,“快来拿吧,算我送你的。”

 

“吱吱吱……”

 

它更加兴奋了,也不知道这猴子的脑回路怎么长得,居然对人类的女人,有这么深的执念。

 

显然,它还在忌惮,我又往后退了几步,指了指那衣物,这畜生终于开始蠢蠢欲动,它猛一下跳在了地上,而后又害怕地蹿了上去,如此尝试了好几次后,终于装着胆子,跑去拿贴身衣物,也就在这时,旁边一处草丛里,窜射出来一根长矛,冲它袭来。

 

“吱吱吱……”

 

这畜生太过机敏,一听到那声音转身就跑,可它还是慢了一步,被长矛捅中了屁.股,身子跟破布娃娃似的倒飞了出去,我趁机举着兰博刀冲了上去,大喝着朝它砍去,那货呜咽一声,一双眼眸里充满了泪花,那一刻,我竟有些同情了,迟疑了一下,谁知它突然扬了一把草芥给我,等我再次定睛,那东西已经没影了。

 

“畜生!”

 

我气得狂跺脚,四下巡视,哪里还有那货的身影?

 

顾廷芳阴着一张脸,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我知道自己犯了错,于是跟她道歉,说自己大意,本以为会被说一顿,没想她却笑了笑,说她发现了一件比杀死那猴子更有价值的事情。

 

好家伙!差点没吓死我,干嘛阴着脸啊?

 

我长出了口气,不解地问道,“到底是什么啊?”

 

顾廷芳神秘兮兮地指着我说,“不告诉你,自己体会。”

 

我体会什么?呵!女人,就喜欢搞这一套,没意思。

 

那猢狲得到了教训,估计日后见到我们得绕着走了,眼看到中午了,我和她收拾了下,带着武器和一块獐子肉,赶往海边,到那儿的时候,我发现两个女人都在近海那儿拿着木叉捕鱼呢,郝建那个瘪犊子,却优哉游哉地躺在溶洞里休息,面前那堆火,已经快灭了。

 

走近以后,我听到了如雷的呼声,感情这货睡着啊。

 

一个大男人,在这偷懒,让女人干活,也不知道那俩女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喂,醒醒!”

 

我厌恶地踢了他一脚,这货‘噌’一下惊坐而起,骂骂咧咧地吐槽着,转眼看到身材高挑的顾廷芳,瞬间闭上了嘴,那哈喇子跟不要钱往下流。

 

“美女,你哪来的啊?”

 

顾廷芳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往我身后站了站,直到这时,这货才看到了我,眼底顿时迸射出一道恨意。

 

“呦呵,郝总,我还等着吃你的三文鱼呢,鱼呢?”

 

郝建那张肥厚的脸抽了抽,变成了猪肝色,厌恶地瞪了我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脚掌,“哼!神气什么,要不是老子踩到了砾岩块,受了伤,几条三文鱼算什么?”

 

呵呵!总之,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义无反顾地装起来,不管这X装得是尬还是不尬。

 

“哦。”我戏谑地瞥了他一眼,用兰博刀把那块肉给串了起来,添了些柴火,架在火上烤,毕竟已经凉了,肉还是热点好吃,待会米娜回来了,他就知道,谁才是真正有能耐的人了。

 

“卧槽!你从哪弄来的这块肉啊?”郝建摸了摸哈喇子,一脸的渴望,“快给我吃一口。”

 

这家伙,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竟然直接把手伸进火上面去拿肉。

 

“等一下,还没热。”

 

我话没说完,这家伙就一把抓住了獐子肉,硬生生抢了过去,而后被烫的哇哇直叫,手一抖,把獐子肉给扔进了火堆里,彼时,火燃烧的正旺呢,当即一通霹雳啪啦的脆响,等我将肉被挑出来,已经成一团黑炭了。

 

“你特么有病是不是?”我直接火了,这一块肉已经够两个人吃一顿了。

 

郝建愣了愣,蹭一下站了起来,“臭屌丝,你吼什么吼?不就一块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瞧你那熊样……”

 

“一块肉?呵呵。”我怒不可遏,“说得轻巧,你特么倒是找来啊?”

 

郝建被我回怼地哑口无言,怒气冲天地瞪着眼,摩拳擦掌,“你就是故意针对我,老子身价过亿,用得着受你的气?昨天被你给偷袭了,老子今天非得揍得你满地找牙!”

 

话未落,他叫嚣着冲了上来,气势汹汹,可对于这种炸碎,我根本就不带正眼瞧的,简简单单一个扫堂腿,就把他放倒在地,一脚踩住了他那啤酒肚,我将兰博刀扔给顾廷芳,提起拳头就朝他身上招呼。

 

“哎呦……哎呦……”

 

这货止不住地惨叫着,米娜和潘莲听到声音冲到了我面前,潘莲那浪蹄子护着奸夫,祈求道,“叶凡,你别打他了,就算我求你了,不然我们回去没好果子吃……”

 

“米总啊,我就在那休息,叶凡一来就把我踹了,不由分说就揍我,他就是想趁着你们不在,杀人灭口啊,这个人太坏了……”

 

这个奸商,栽赃陷害的本事,同样出色。

 

米娜一听火了,径直抡圆了巴掌朝我甩来,“叶凡,你这个垃圾人,暴力狂,怎么又打人啊?”

 

可这一巴掌,好巧不巧被顾廷芳给拦住了。

 

两女目光相对,火药味十足。

 

“你是什么人?!”米娜目光一凝,问道。

>>>>《我和女神在荒岛》在线阅读<<<<

“他的女仆。”

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 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 上课男同桌摸了我全身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