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三道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权力三道门全文已完结

当前位置:说说网 > 综合 > 正文

权力三道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权力三道门全文已完结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7-06   阅读:

权力三道门小说完整版由禾木小说阅读 提供!精彩片段:"这个么。"王惠安思忖着说:"以前是没有明文规定,领导上任需要上级派专人相送,现在大家都搞这一套,组织上也有了类似的规定,但这一条并没有要求严格执行,也就是说,浩东同志的要求并不违反原则,再说云岭市那边的同志大多都认识浩东同志,单独前去也没什么问题。"

 =================================================

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从上午开到了下午,再从下午开到了晚上九点一刻,总算开出了一个不好不坏的结果,这让来自国家部委机关的新市委书记张正阳倍感压力。

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原云岭市代市长、现海州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徐浩东同志的复出。一个议题三项内容,一是为徐浩东平反,三年前的结论是徐浩东公开诋毁领导,犯有严重的政治错误;二是提议徐浩东出任海州市代管的云岭市市委书记;三是提议徐浩东同时出任海州市委常委。议题由新市委书记张正阳提出,但张正阳只实现了一半。

海州市委常委会由十三人组成,三年前处置徐浩东的时候,是一致举了赞成票的。三年期间两名常委正常调离,这半年以来的反腐风暴,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名成员被揪出,老书记被退休,市纪委书记被调离,原有的班子成员只剩下了六人。

经过一番调整和补充,现在的海州市委常委会共有十二名成员,独缺云岭市市委书记,因为云岭市是经济大市和人口大市,无论是以前的云岭县还是现在的云岭市,一把手必定兼任海州市委常委。

为徐浩东平反不存在任何问题,毕竟三年前徐浩东揭发的是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而这三人恰好悉数落马,这充分证明了徐浩东政治上的正确。但六名老班子里的常委也有自己的看法,徐浩东当时采取的方式是不正确的,下级到上级机关公然大吵大闹,不成体统,必须得到惩戒。

所以为徐浩东平反可以,但党内警告处分得以保留,书记张正阳等人也同意了这个折中方式。

提议徐浩东出任海州市代管的云岭市市委书记,张正阳有这么几条理由,一,徐浩东是云岭市出来的,对云岭市的情况比较了解;二,徐浩东的工作能力是公认的,而现在的云岭市就是一个烂摊子,需要象徐浩东这样有能力的人去收拾;三,徐浩东在云岭市有很不错的口碑,特别是市纪委书记许从良在云岭市考察期间,大多数老干部推荐了徐浩东;四,县级市市委书记的任命是要经省委组织部批准的,而徐浩东的名字,正好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推荐之列。

第四个因素最为关键,权力的游戏有个基本原则,自上由下,下不犯上,既然省委组织部干部处都想到了徐浩东,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徐浩东出任云岭市市委书记一职,在常委会上得以通过,不过赞成票只有七张,另有两票反对三票弃权,结果喜忧参半。

但是,在讨论推荐徐浩东担任海州市委常委这个议题的时候,遭到了市长马明昆的强烈反对。马明昆不喜欢徐浩东,刚才讨论任命徐浩东担任云岭市市委书记一职时,马明昆就投了弃权票,他的理由也很明确,徐浩东只有三十五岁,资历和经验太浅,不仅在市政协闲置了三年,而且没有独挡一面的工作经历,恐怕难以胜任云岭市的一把手工作。

张正阳在这个问题上选择了妥协,他上任还不到二十天,还没有掌控海州市的全局。而马明昆是个强势市长,老书记在任时,他就敢与老书记对着干,把海州市委常委会弄成两个派系。从理论上讲,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都是老书记提拨上来的人,徐浩东也是老书记那边的人,马明昆不同意徐浩东上位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马明昆心里正窝着火呢,老书记退位,已当了四年市长的他认为自己是接班的不二人选,也为此而往省城跑了几趟,现在上面突然派来了张正阳,明摆着是对马明昆的不信任,马明昆气急败坏,这时候他显示一下自己二把手的权力和权威,杀伤力不容小觑。

班子的团结比斗争重要,为了团结就必须选择妥协,张正阳空降而来,自己的屁股尚未坐稳,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定下属的云岭市的局面,张正阳不想这个时候在海州市委常委会里挑起战火。再说张正阳的主要目的,是把徐浩东推到云岭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他没必要拖泥带水,在其他问题上与马明昆纠缠。

对徐浩东的任命通过之后,接下来的程序就交给了市委副书记王惠安,王惠安分管党建、组织和纪检等工作,是海州市有名的老好人,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已待了七年,他的处事原则是向一把手看齐,在此基础上尽量不得罪二把手,所以他这个三把手干得蛮稳当的。张正阳的吩咐他不敢怠慢,他以最快的速度办妥了相关手续,又亲自带着组织部的领导跑了一趟省委组织部,特事特办,只用了三天时间,关于徐洗然的决定就变成了红头文件。

找徐浩东进行任前谈话,是在四月份的最后一天的上午,地点在市委副书记王惠安的办公室里。

让徐浩东意外的是,除了王惠安副书记本人,市委书记张正阳和市长马明昆也在场,架势很大,场面严肃,徐浩东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其实也就是例行公事,对徐浩东来说也算轻车熟路,王惠安宣布组织的决定,徐浩东郑重地做了表态。

张正阳和马明昆坐在旁边听着,一直没有插话。

任前谈话进行了十几分钟,王惠安最后说:"浩东,你回去准备一下,五月一号二号三号是劳动节,五月四号上午八点三十分,我和组织部的同志送你去云岭市上任。"

徐浩东提出了要求,"王副书记,我想我一个人去云岭市上任,你把相关文件交给我,就不麻烦你和组织部的领导了。"

"这个……"王惠安看向了张正阳和马明昆,不要组织派人相送,单枪匹马前去上任,至少王惠安是第一次见到。

张正阳还是没有开口,脸上表情如水。

马明昆眉头一皱沉起了脸,"徐浩东,你不要翘尾巴,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没上任就不要组织了?"

"马市长,我这是在端正自己的工作作风。"徐浩东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这就是我的意思。让领导送我去上任,前呼后拥,迎来送往,无非是给我压阵,彰显权力的威严,老百姓一定万分反感,我觉得这好象与中央的八项规定有点抵触,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和要求。"

马明昆不高兴,王惠安很为难,不得不问张正阳,"张书记,你说呢?"

张正阳早有准备,却把球踢了回来,"老王你说呢?"

"这个么。"王惠安思忖着说:"以前是没有明文规定,领导上任需要上级派专人相送,现在大家都搞这一套,组织上也有了类似的规定,但这一条并没有要求严格执行,也就是说,浩东同志的要求并不违反原则,再说云岭市那边的同志大多都认识浩东同志,单独前去也没什么问题。"

张正阳连捧带打,不给王惠安回旋的余地,"既然如此,那就听你的,同意浩东同志的要求,让他一个人自己上任去。"

王惠安心里苦笑,我几时同意了徐浩东的要求,这个新来的书记也太会说话了。

任前谈话结束,张正阳起身离去时,有意无意地瞥了徐浩东一眼。

徐浩东心领神会,在走廊上站了几分钟,拐个弯来到了张正阳的办公室。

"浩东同志,我要批评你几句。"张正阳严肃地说:"你没有必要因为马市长对你投了反对票和弃权票,就这么当面与他怼着干,他是你的领导,以后的工作也需要他的支持嘛,再说了,你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我。"

"正阳书记,我真诚地接受你的批评,但我不是在讨好你,你如果一定要这样理解,会让我看低你的。现在流行找靠山拜大门,请你放心,你不是我认为的靠山和大门,我也从来不找靠山和走大门,如果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被贬到市政协空挂了整整三年之久。"

"浩东同志,我对你的回答非常满意。"笑了笑,张正阳问:"不过我有点不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马市长?是以前的恩怨?还是因为这次他在常委扩大会议上对你的态度?"

徐浩东笑着说:"我没别的意思,但我对马明昆市长比较了解,说白一点,我琢磨过马市长这个人,就是有时候手伸得比较长,我当代理市长那会,正在落实市中心广场项目,他那时对我还有一点点好感,就直接找到我,希望我将项目交给省城的某公司做,当时被我直接予以拒绝,我今天对他采取这种态度,是给他打预防针,希望他以后不要违规插手云岭市的工作。"

张正阳也跟着笑了,"浩东同志,敢对顶头上司打预防针,你胆大啊。"

"正阳书记,以后对你我也会这样。"徐浩东认真地说:"今天我先把话撂在这里,以后你要是作出错误的指示,我也是会坚决抵制和反对的。"

"好啊,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不唯上,只唯实,我欣赏你这样的同志。"朗声一笑,张正阳摊着双手说:"浩东同志,把你叫过来是有事商讨,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向你请教,我是从国家机关部委出来的,基本没有地方工作的经验,本来是要去南方某省挂职锻炼的,后来临时决定调我来东江省工作,我不但没有思想准备,而且是两眼摸黑,一无所知,所以希望你知无不言,不要藏着掖着哦。"

徐浩东问:"正阳书记,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张正阳先做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总的来说,他来自国家发改委某司,从未在地方基层工作过,更别说主政一方,只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学习过地方工作的有关常识和理论及政策和办法,现在要他尽快地理论联系实际进入角色,确实有些勉为其难。他希望徐浩东说说这方面的工作要领,特别是如何入手,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全局。

不过,徐浩东也说不出一二三来,他只当过乡镇一把手,后来到了市里,也仅当过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副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当代理市长还没进入过角色呢。他也没有当市一把手的经历,更何况海州是地级市,云岭是县级市,二者不能相提并论,当海州市一把手和当云岭市一把手是两回事。

"正阳书记,我也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不过我的优势是熟悉云岭市的情况,三年的离开只是短暂的一瞬。我的工作思路呢,是以人入手,由人到事,作为一把手,主要任务是管人治人,这也正符合党要管党的根本原则。管人治人的切入点是市四套班子的团结和建设,我相信只要搞好了班子建设,也就基本上掌控了全局,其他问题和困难都将迎刃而解。"

张正阳问:"那么,你打算如何利用这个切入点展开工作呢?"

徐浩东说:"党的十八大以后,高压反腐已成常态,这是咱们可以借重的有利形势,具体以云岭市为例,三任书记落马,调查正在进行,按照拨出萝卜带出泥的一般规律,云岭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里肯定还有腐败分子。我想在你和海州市委的领导下,在省纪委专案组的配合下,尽快揪出市两套班子里的腐败分子,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彻彻底底干干净净。然后在全市基层展开轰轰烈烈的清除苍蝇的行动,只要咱们决心强大,行动坚决,对腐败行为零容忍,我相信能创造出一个不敢贪不能贪不会贪的政治生态。"

"浩东同志,你的想法很符合中央的要求啊。"张正阳点着头说:"我调来东江省工作之前,有幸见到一位中央领导,领导希望借着反腐的大好形势,建立一套有效的廉洁的行政体制,浩东同志,我希望你能带头闯一闯试一试。"

"正阳书记,我尽力而为。"徐浩东说:"但你也不要对我抱太大的期望,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基层的腐败某种程度上已成常态,积重难返。民间有这样一个说法,老虎好打苍蝇难杀,因为老虎数量少目标大,很容易就能抓到,但苍蝇数量太多,抓不胜抓啊。"

张正阳说:"我看好你,因为我没有其他选择,我相信派你去云岭市是一个最佳的选却。"

徐浩东也没得选择,他需要证明自己,哪怕明知前面是地雷阵和万丈深渊,他也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正阳书记,那就请你做好思想准备,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在云岭市主政十七年之久,整个云岭市的干部队伍都是他们提拨起来的,如果出现腐败分子多于好干部这样的局面,希望你还能支持我的工作。"

张正阳握着徐浩东的手哈哈笑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你徐浩东下了地狱,我没有理由不陪着你。"

回家的路上,徐浩东一直回味着张正阳的笑声,那笑声充满悲壮和英雄气慨,感染着他热血沸腾,直到他看见小姨子许云洁的倩影靓脸,他才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许云洁正靠在沙发上,两条玉腿翘得又高又开,抱着个手提电脑遨游网络世界,"姐夫,你看看鞋盒子里的东西,你尚未正式东山再起,就有人把你当成贪官了。"

本来,徐浩东的目光是在许云洁身上的,特别是她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经许云洁提醒,徐浩东才咽着口水转移了目光。

茶几上放着一只鞋盒子,里面搁着几十个信封,徐浩东拿手捏了捏那些信封。不用拆开看就知道,这些信封里装的是银行卡或购物卡之类的东西,他不禁皱起眉头叹了一声,"唉,这些家伙真是胆大,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许云洁头也不抬地说:"姐夫,我帮你做了统计,一类是干部送的,一类是企业老板送的,他们的名字我都帮你记下来了。"

徐浩东哼了一声,"小洁,为什么要收下?你想害你姐夫吗?"

"姐夫你冤枉我了。"许云洁委屈地说:"我严格遵守你的规定,一个上午都没有开门,而且事实上也没人主动来敲门,问题是你家的这扇破门不够严实,这些信封是他们通过门缝悄悄地塞进来的。"

"噢,我错怪你了。"徐浩东不无遗憾地说:"既有名字又有卡,要是还有其他的证据,那我收拾这帮家伙就更容易了。"

许云洁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姐夫,别忘了你小姨子是学计算机的,你求我吧,我有办法帮你搞到其他的证据。"

徐浩东摇了摇头说,"没有办法,这是普通宿舍,这栋宿舍楼内外没装监控,看大门的是个老头,人家可不管这种闲事。"

许云洁手里晃着一个优盘,咯咯地坏笑不已。

徐浩东一楞,随即恍然大悟,"臭丫头,你在我家装了监控?"

"咯咯……"许云洁笑着说:"确切地说,是无线远程监控装置,我在你家装了一共五个探头,其中一个就装在你家门外,是去年偷偷装上去的,不过,这是你女儿和儿子的主意,我仅仅是个出资人和帮凶而已。"

徐浩东哭笑不得,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姨子,加上一对做小特务的儿女,他实在是防不胜防,"小洁,那,那你爸你妈不也看到我了吗。"

"姐夫,你就感谢我吧。"许云洁跳到徐浩东坐的沙发上,象蛇似地缠住了徐浩东,"我爸我妈看到了你对我姐的真情,你每天出门之前和回家之后,都要站在我姐的遗像前跟我姐姐说会话,深深的感动了我爸我妈,他们早就没有了对你的偏见和埋怨,特别是我姐生日和忌日那两天,你抱着我姐的遗像哭得稀哩哗啦,当时我们在那边呀,连我与小雪小然还有我爸我妈,我们也都哭得一塌糊涂呢。"

"哼,那也不行,因为你侵犯了我的隐私权。"

"那就请姐夫惩罚他的小姨子吧,咯咯……"

昂首挺胸,秀色可餐,近在咫尺,徐浩东心里一热,差点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小,小洁,现在,现在你还开着监控吗?"

"放心,我关掉了,我爸我妈不会看到的。"

"哦,这还差不多。"徐浩东松了口气。

"姐夫,请你惩罚我呀。"

"不行,不行啊。"不能犯错误,徐浩东推开许云洁,心说这哪是两个球球,简直就是两颗定时炸弹么,"小洁,把优盘给我,我要马上赶往云岭市上任,你也该打道回府了。"

"我不,坚决不。"许云洁一本正经地说:"姐夫,我要跟你去云岭市,我不但要奉命监督你,而且要奉命保护你,不带我去你会后悔的。"

徐浩东瞅着许云洁,傻呆了一会,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新的念头,"嗯,这样也好,不过,你要打扮得漂亮一点,或者说,就是性感一点。"

许云洁兴奋地跳了起来,"姐夫你想通了?"

"呵呵,想通了,甩不掉,只好捎上喽。"

说着,徐浩东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徐浩东告诉许云洁,他不搬家,这里的房子暂不归还,万一在云岭市待不长,干砸了或是被赶出来,他还回来当只领工资不干活的调研员。这里就是他的后方基地,尽管在张正阳书记面前表现得慷慨激昂,但后路还是要留一条的。

只有一个旅行箱,一台手提电脑,以及几份红头文件,果然是一切从简,轻装上阵。

徐浩东还有一辆从二手市场上淘来的红色桑塔纳私家车,一万两千元,又旧又脏,平常搁在宿舍楼旁边的林荫道上,这回也算派上了用场。

大中午的,徐浩东先去向市政协领导道别,再去市纪委直接找到纪委书记许从良,将优盘和那一盒子信封当面交清,拿了回执和送礼人名单,又在路边小饭馆吃了一碗面条。

下午一点半左右,红色桑塔纳轿车开上了通往云岭市的一级公路。

兴奋劲过去后的许云洁,开始发起了牢骚,"姐夫,你这哪是走马上任,也没个领导压阵,我看跟逃难差不多么。"

"低调,低调嘛。"把着方向盘,徐浩东戴上墨镜,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我有你这样的大美女压阵,还用得着什么狗屁领导送我吗?"

"也是,不过咱们得先确认一下,我公开的身份是什么。"

"这个么,当然是小姨子了,当然,如果你死皮赖脸的说是我的女朋友或未婚妻,我暂时也不会反对。"

"咯咯,这话我爱听。"副驾座上的许云洁,歪着脑袋看向徐浩东,忽然嚷了起来,"不对,不对,上午还坚定不移的要赶我走,下午就答应捎上我,姐夫你这弯子转得太快,一定又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想,你开动脑筋使劲想。"徐浩东得意地笑起来。

许云洁身体倾斜,伸手抓住了徐浩东的胳膊,"姐夫,你快说嘛。"

徐浩东胳膊一抬,将许云洁推了回去,"臭丫头,亏你还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一个局域网或一个内部网,要想不受到外部的渗透或攻击,需要设置什么才能确保安然无羌呢?"

许云洁又嚷了起来,"噢,我明白了,姐夫,你是要拿我当你的防火墙呀。"

徐浩东一边开车,一边问许云洁,"小洁,有个道理你要记住,那些腐败掉的干部,其实最初绝大多数并不是坏人,你知道他们是如何腐败堕落的吗?"

"这还用说么,手中有权而且任性,钱和色就能俘获和利用权力,这是你老师也就是你岳父大人许教授说的,他说几乎所有的贪官都涉钱沾色,这基本上已经成了一条客观规律。"

"所以啊。"徐浩东说:"今天人家送了一鞋盒子的信封,信封里装的是银行卡和购物卡,这是他们对我的火力侦察,而且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许云洁点了点头说:"这就是通常说的围猎,他们这是要对你实施围猎,不过我不明白,那些送银行卡和购物卡的人,既有干部又有老板,难道他们是一伙的吗?"

"小洁,你有所不知。"徐浩东说:"云岭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业都是民营的和外资的,几万名私企老板围着几千名干部转。可以这么说,任何一个稍有实权的干部,身边都被一群私企老板包围着,所以干部和老板合伙是显而易见的。"

许云洁说:"现在上面反腐搞得这么厉害,大老虎抓了这么多,他们还敢这么干,胆子够肥的呀。"

徐浩东笑着说:"这就是他们都干习惯了,轻车熟路,手痒停不下来,而且反腐风暴自上而下,刮到下面有点减弱了,所以他们不是胆大。而是还没感到害怕。"

"姐夫,我还有一点不明,你说你去云岭市当一把手,当务之急是反腐肃贪,那为什么又把那些银行卡和购物卡上交纪委,还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这是策略,斗争的策略。"徐浩东说:"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就会认为我可以被围猎,就会主动跳出来,只要他们主动跳出来,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收拾他们了。"

"姐夫你真坏,你这是耍阴谋诡计。"许云洁笑着问:"那你说说,我又是你的什么策略呢?"

"呵呵,你是我的防火墙啊,我还没有上任,就遇到了他们扔来的金钱炸弹,等我上任以后,肯定会有美色炸弹扑面而来。云岭自古多美女,光棍男人难抵御,所以我捎着你去云岭转一圈,以你的美貌和气质,绝对可以秒杀她们,我也就能少了很多烦恼,小洁,你就给我尽情地展现你的美貌和气质吧。"

"嘻嘻,那我的好处呢?"

"你不是说了么,你要帮我反腐败,我给你机会啊。"

"那你得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妻。"

"这太快太急了,这样,就算准女朋友吧。"

"女朋友还是准的,姐夫你什么意思么。"

"就是这个意思,你不干可以拉倒。"

许云洁琢磨了一会,"嗯,我就先牺牲一下好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就当舍出我的美貌套你这只饿狼吧。"

说完,许云洁笑了。

徐浩东没笑,因为云岭市到了,前方的公路上方镶着七个大字:

云岭人民欢迎您。

进入云岭市境内前行一公里多,前方就是云岭市盘口收费站。

徐浩东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是省道,早在三年前省交通厅就明文规定取消收费,可没想到盘口收费站还在堂而皇之地收费。

"姐夫,这里为什么叫盘口呀?"

"这里是自古以来外界进入云岭的唯一官道,现在还是云岭市通往外界的陆上主要交通要道,这些年经济飞速发展,公路运输为云岭市的经济发展做出了特别重大的贡献,据说每天进出这里的车辆至少也有一万辆,一辆车收费十元钱,一天就是十万元,全年能收三千六百五十万元,真的是日进斗金啊。"

"哎,别钱钱钱的,我问的是这里为什么叫盘口。"

"你看看两边的山,山的那边是海州市东平区,山的这边就是云岭市,这山的名字就叫盘山,北面的叫北盘山,南面的叫南盘山,所以这个山口因山得名,就连这个镇也叫盘口镇。"

"嘻嘻,姐夫,你不觉得盘口这个名称在网上很有名吗?"

"噢……呵呵,我想起来了,他们赌球界好象就有盘口这个词。"

"盘口镇这名字不好,人家还以为这里是赌场呢,姐夫,你得把它改掉。"

"改个镇名要通过省民政厅批准,你姐夫可没这么大的权力。"

过了收费站,往前一点五公里,盘口镇到了。

镇政府就在公路边上,十层的办公大楼特别显眼,周围还有两米多高的铁栅栏,大门口除了镇党委镇政府等几块牌子,还挂着盘口镇派出所、市交警大队一中队和市交通局盘口稽查站等三块牌子。

徐浩东将车停在了镇政府对面的水果摊边。

此时还是下午三点多钟,可镇政府的大铁门却紧紧地关着,大门旁边的小门也虚掩着,徐浩东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姐夫,有什么问题吗?"许云洁将脑袋伸到车外,东张西望,不明所以。

"嗯,咱们要开始工作了。"徐浩东说:"小洁,今天是四月三十号,明天开始才是五一劳动节,你看大门紧闭,他们提前开始了放假,这就是问题。"

许云洁立即来了精神,"对,这也是腐败,姐夫你打算怎么干?"

徐浩东摆了摆手,冲着水果摊问:"这位大爷,你们镇里今天不上班吗?"

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把卖水果的老大爷给唬住了,"同志,你是外地人吧?"

"大爷你可真有眼光,我们是从省城来的,找你们镇政府办点事。"徐浩东胡诌了一个理由。

"同志,买我两斤水果,我就告诉你。"卖水果的老大爷很智慧。

徐浩东咧着嘴乐了,"大爷,我买你五斤苹果。"

许云洁反应也是蛮快,拿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搁在了水果摊上,大爷眉开眼笑,"开桑塔纳的,比他们开宝马奔驰奥迪的还爽快呢。"

徐浩东笑着说:"大爷,你可真会说话,生意一定做得呱呱叫。"

"嘿嘿,最好也比不上我的对门哟。"大爷拿着五斤苹果和找零的钱,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将水果和钱递给许云洁,趴着车窗小声说:"两位同志,我在这里摆摊卖了三十年的水果,对门的情况我最了解,你们来得真不是时候,国家规定五一劳动节放假三天,他们是增头添尾放假五天,所以你们要想找他们办事,政码得在五月五号那天过来。"

许云洁问:"大爷,他们就不怕群众反映,不怕上级的批评吗?"

"山高皇帝远哦。"大爷看了看许云洁手里的钞票,笑着说:"这样吧,你们再买我五斤苹果,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许云洁毫不犹豫,将手里的钱全塞到大爷的手里,"大爷,你看着办吧。"

大爷动作麻利,高兴地又递来了一袋苹果,"两位同志,你们看到院子里停着的轿车了吧,他们是今天放假,但他们人都还在,都在后院的食堂里喝酒吃菜,等他们喝足吃饱后分了福利,他们才会各回各家。"

"哦,大爷,谢谢你了。"徐浩东发动车子,往前开了几十米,"小洁,我要进去看看,你在车上等我。"

许云洁一把拽住了徐浩东,"姐夫,这活我帮你干,你是市委书记,不适合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呵呵,说得好象有些道理,不过你行吗?"

"什么叫我行吗,我是国家级运动健将,逃跑不成问题,而且我还是跆拳道黑带五段,三五个人挡不住我,你说我行不行。"

"噢,我忘了你还是有名的女汉子。"

许云洁伸手掐住了徐浩东的胳膊,"姐夫,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徐浩东咧着嘴忙说:"说错了,说错了,不过你穿着高跟鞋,不合适当侦察兵啊。"

"这个好办。"许云洁脱下高跟鞋,咔嚓咔嚓两下,将两个鞋后跟掰了下来,"姐夫,就是大门口有两个保安,你得出个主意,让我顺利地混进去。"

想了想,徐浩东说:"你是美女,保安一般会放松警惕的,嗯……你这样,你就说你是黄友根的女儿,保安就不会拦你了。"

许云洁不解地问:"黄友根是谁?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很厉害吗?"

"小洁你说着了。"徐浩东说:"上午送礼的名单上就有这个黄友根,他是前任市委书记方一山的亲信,也是盘口镇的镇长。这家伙已经在盘口镇当了八年的镇长,是这里臭名远扬的土霸王,他有个女儿在国外留学,我估计那两个保安不会认识他那个宝贝女儿。"

"咯咯,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等等,你知道你进去后该做些什么吗?"

许云洁摘了墨镜,从小包包里拿出一付眼镜戴上,再扬了扬手机说:"我知道,我保证办得铁证如山。姐夫,除了使用手机,我还有这付眼镜,既能录像又能录音,是最新的高科技产品,我双管齐下,你就等着我胜利的消息吧。"

说罢,许云洁开门下车,扭着纤腰向街对面的盘口镇政府大楼款款而去。

看到许云洁顺利地进入并消失,徐浩东这才松了口气,拿起一个苹果,就着衣袖擦了擦,闭上双眼啃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猛听得一阵嘶喊声传来,许云洁从镇政府大楼出现,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落荒而逃,后面是一群人狂追猛撵。

打草惊蛇了,徐浩东赶紧发动了车子。

好个女汉子,许云洁一拳一脚,撩到两个企图堵截的保安,很快穿过了大门旁边的小门。

"姐,姐夫……快,快跑。"

轰的一声,许云洁刚钻进车内,桑塔纳轿车就狂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