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迷途小说结局是什么?

当前位置:说说网 > 资料大全 > 正文

你是我的迷途小说结局是什么?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10-11   阅读:

  《你是我的迷途》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你是我的迷途》已上线。

这篇《你是我的迷途》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字顺、层次清晰!

本章节由、【】提供!

07 想用孩子套住我?

末笙拉着简笑的手往前走,抬头却突然看到厉御南,有几分诧异,但很快就掩饰了,一脸镇定的走上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厉御南问道。

简笑一脸愤慨,“你知不知道末笙她……”

末笙拉住简笑的手,让她不要再说下去,“我来看看纪小姐。”

厉御南撇了撇嘴,讽刺的说,“你会这么好心?”

“嗯,去看看吧,都住了半个月了。”末笙说这话也带着讽刺的意味。

随着厉御南走到病房门口,末笙很快就看到脸色惨白,额头还打着破伤风的纪向晚,短短半个月,她瘦了许多,自作孽不可活,为了挑拨她和厉御南之间的感情,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你是我的迷途小说结局是什么?

“御南……”

门一推开,纪向晚欢快的喊道,突然见着末笙,脸又僵硬了,语气沉闷的说,“你来做什么,难道是想看我死没死?”

末笙也不生气,从容不迫的进来,“来看看纪小姐的伤势,都住了半个月,还没一点好转,御南又该心疼。”

纪向晚心底藏着怒火,末笙的老公被她抢了,还能做到如此风轻云淡,事不关己,让纪向晚越发厌恶末笙的德行,“如果不是你嫉妒我,霸占了我的男人,我怎么会躺这么久,末笙,你这么狠毒,迟早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末笙笑了,就算是报应也报应不到她身上,“纪小姐,这话你说得不心虚吗?你霸占了我老公五年,做小三做到这个地步,也是够执着的。”

纪向晚气得脸红脖子粗,被末笙这么讽刺,更理直气壮,“当初我都和御南结婚了,是你横插一脚,逼死了我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小三,你才是第三者插足!”

“是吗?”末笙坦坦荡荡,并没做过亏心事,“如果御南没有忘记我,你说他会不会爱上你?纪向晚,你冒充我苟且了五年,活在我的阴影里,有什么资格说我是第三者,如果你没有说谎,御南这辈子都不可能正眼看你!”

咄咄逼人的话语让纪向晚受了刺激,眼眶猩红的瞪着末笙,她是冒充末笙霸占了厉御南五年,可是那又怎样,只要有手段,她什么都不怕,这一切也是她应得的。

“我怀孕了。”末笙说道,“我和御南的孩子。”

纪向晚瞳孔收缩,气愤的尖叫起来,拿着东西就往末笙身上扔,还好末笙闪得快,不至于扔到身上。

“末笙,你去死,你不得好死!”纪向晚歇斯底里。

病房内的吵闹也让厉御南听见了,厉御南立马闯进来,纪向晚很激动,看厉御南进来,哭泣,喊道,“御南,你让末笙离开,我不想见到她,她太狠心了,我不要见到她。”

厉御南脸色大变,质问道,“末笙,你对向晚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告诉她,我怀孕了。”

这话炸开了锅,厉御南也极其震惊,他没想到末笙有这么大的心机,背地里做手脚怀上了孩子。

厉御南牵着末笙的手,冷声道,“你给我出来!”

末笙坦然的跟着厉御南,并没有多大的恐慌,但她的做法刺激到了厉御南,厉御南不喜欢末笙耍心机,连怀孕这种事还糊弄到他的头上来,沉着嗓音说,“你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末笙捂着肚子,“我说过想要孩子,自然会有办法,你放心,这个孩子生出来之前我会亲自照看,你根本就不用操心。”

“末笙!”

厉御南几乎用吼出来的,两眼愠怒的盯着她,“生孩子,你没问我的建议,就突然冒出一个孩子,你是想用孩子套住我,然后不想离婚了?”

08 纪向晚的恐慌

有时候末笙也觉得自己有点犯贱,为了厉御南做这些无用功,末笙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不被厉御南的话打击到,“婚还是会离,孩子也是你的。”

厉御南嗤笑,觉得末笙是在开玩笑,她辛辛苦苦生下来,到最后给他,她以为这些话会相信?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话倒是说的很好听,你心机这么重,我凭什么相信你,马上给我做掉!”厉御南残忍的说道。

末笙脸色苍白,不可置信,刚才他要打掉她的孩子?

末笙不愿意,残忍的话语击垮了她的防线,“不,我要生下孩子,这是你和我的骨肉。”

“你知道我讨厌你吗?”厉御南拽住末笙的手,“连带着你的种一起讨厌,生下来也是个孽种,还不如现在就流掉。”

末笙眼泪滚落,震惊,残忍决绝的话语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几乎奔溃,末笙全身的血液在倒流,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当厉御南牵着她去妇产科时,末笙才反应过来,擦掉眼泪,激动的挣扎,“你放开我!”

“末笙,你知道我为何不想和你生孩子吗?因为只要有孩子在,我和你之间就不清不楚,这是我的噩梦,娶你就是我的噩梦!”

“够了!”

末笙痛不欲生,用力的给了厉御南一巴掌。

响亮的一声让厉御南停住脚步,也让末笙觉醒了,末笙眼泪模糊的盯着厉御南,眼底满是失望,“我们现在就离婚,孩子我不准备给你了。”

厉御南震惊许久,木讷的望着末笙,手也松开了。

末笙得到自由,失魂落魄的转身,她这辈子不仅仅只有厉御南,还有孩子,只是孩子有些可怜,生下来没了母亲,也没了父亲。

这刻,末笙又迷茫了,她做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如果宝宝不快乐,她生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末笙默默的流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是她给厉御南的纪念,可是他并不想要。

“她怀孕了,怀着你的孩子,御南,你会不要我了吗?”

纪向晚十分恐惧,怕厉御南因为末笙怀孕不要她,一直追问着厉御南,厉御南有些烦躁,被纪向晚这样一问更烦躁了,拉开纪向晚的手,眼底冷漠,“向晚,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纪向晚僵硬了,垂着脑袋,患得患失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她不是不相信厉御南,而是末笙一天不和厉御南离婚,她就一天不自在,总有一天谎言会拆穿,到时候她得不到厉御南还会被他痛恨,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当然不是。”纪向晚尴尬的笑了,赶紧握住他的手,“我是不相信末笙,她那么有心机,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做得出来,她还差点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我心里害怕。”

厉御南疏远的推开纪向晚,“我不想再听末笙这个名字,如果你累了就好好休息,不需要管的事情也别再管。”

厉御南烦躁的离开,如今他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耐心,纪向晚和他说起末笙,就令他十分难受,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再想到末笙失望落泪的眼神,他内心有种恐惧,害怕末笙突然离开他,所以他顿时打消了流产的念头。

而纪向晚在他面前提到末笙,说起末笙做过的事,他很厌恶,不想有人败坏末笙的名声,这种交织的情感令厉御南备受折磨,头疼病又开始犯了。

厉御南吃了两颗药,深呼吸,头疼的症状才缓解不少。

“头又疼了。”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