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短篇《婚情不负荒年》全集在线,《婚情不负荒年》大结局版】

当前位置:说说网 > 资料大全 > 正文

【火热短篇《婚情不负荒年》全集在线,《婚情不负荒年》大结局版】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12-04   阅读:

 说简介:《婚情不负荒年》是一篇互相扶持又互相甜宠的言情小说,情节徐徐展开,节奏松弛有度,感情纠葛以及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虽然小,却听得很清晰,不是林科的声音又是什么,有了这个录音,到时候在查一下林科的通话记录,那边的云岚也跑不掉。陈芸按下暂停键,在林科震惊的眼神中开口道:“这个录音要是传出去,你怎么也得进牢里待一段时间,所以不要磨蹭,干干脆脆的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吧。”


...

【火热短篇《婚情不负荒年》全集在线,《婚情不负荒年》大结局版】

>>>>《婚情不负荒年》在线阅读<<<<

第三章 这是你逼我的

如同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所有纷繁的一切展现在她面前。

 

繁复的吊灯,明亮的灯光,还有来来往往的身着华丽衣裙的人。

 

在打开门的瞬间,这些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这边。

 

而陈芸透过这些人,看到大屏幕上写着的字,大概知道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琼华董事长的八十大寿,也是霍廷也就是他身边这个人的订婚典礼!

 

陈芸回头震惊的望着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感受到她的注视,回过头来迎着她的视线挑了挑眉梢:“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陈芸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但是这时候再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霍廷拉着她的手,近乎强行将她拉到大厅中央,拉到一个年迈老人面前,用小孩子特有的十分骄傲的语气开口道:“爷爷,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我最喜欢的女人。”

 

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间,全场所有人的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那老人抬手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仔细盯着陈芸上下打量了一阵。

 

旁边一个稍微年轻一些的妇人可就按捺不住,当即跳上来低声斥责道:“霍廷,平时你怎么闹都可以,但今天是什么场合,岂是你能随便乱来的?”

 

霍廷一脸无辜的样子:“我怎么乱来了,爷爷说过,有喜欢的人就带给他看看,我这不就是带来了吗?”

 

说着,抬手推了陈芸一把,将陈芸拉到众人面前。

 

面前这么多大人物的打量,陈芸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来了。

 

可是事先有过约定,她今天就是来演戏的,她不能说,她什么都不能说。

 

那妇人用嫌恶的目光将她打量了一遍,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悄悄的说了一句:“咦,你们看这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是不是前两天和霍二少发生车祸的人?”

 

“可是这人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她老公不还天天追着霍二少要赔偿,据说还要将霍二少告上法庭呢。”

 

……

 

仅仅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但是信息量却是巨大。

 

那老人家目光在陈芸脸上滑过,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你结婚了?”

 

虽然那目光中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话语里也没有任何指责的成分,但是陈芸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重重压力排山倒海的重重的压了上来。

 

陈芸顶着这巨大的压力,硬着头皮道了一声:“是。”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那老人顿了顿,接着道:“那你离婚了吗?”

 

陈芸摇头:“没有。”

 

事情进行到这里,霍廷想要干什么已经昭然若揭。

 

他明摆着就是不想结这个婚,拿她来当挡箭牌了。

 

那老人闻言,冷哼一声,没在逼她,而是转手对旁边的霍廷道:“一个有妇之夫你竟然敢带到我面前来。”

 

霍廷上前一步,搂着陈芸的腰,大言不惭的道:“那有什么什么关系,只要我们两情相悦,结婚又怎么样,就算她死了我都能从坟堆里面挖出来和我结婚。”

 

这话一出,差点没把旁边的那个贵妇人给气死,那老人家的脸也明显的沉了下来。

 

偏生霍廷还不知道收敛,依旧大言不惭的道:“我知道你们顾及世俗,对她有些成见,但是我今天我就把话撂这里了,我喜欢她就是喜欢她,这世上就没有爷挖不动的墙根,今儿个我还非她不娶。”

 

果然不愧是赫赫有名的霍二少,连叛逆起来都如此的与众不同。

 

就在会场一片喧嚣,陈芸恨不得挖个洞自己钻下去之际,一个轻柔和缓的声音传来:“那我呢?”

 

这话一出,犹如喧闹的音响忽然被人按了静音似的,四周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人群如流水般分开,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气质高傲面容姣好的女生从人群尽头慢慢走过来,最后在两人身前站定。

 

她盯着霍廷的眼睛,再次问了一遍:“那么我呢?”

 

陈芸清晰的感觉到霍廷揽在自己腰后的手在用力,用力得恨不得将她的腰给折断似的。

 

偏生他面上半分都不显,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样子,轻佻道:“你?哪儿凉快哪儿带着去,反正话我撂这儿了,今天除了她,我谁都不娶。”

 

他这话一落,顿时气得旁边的贵妇人大喊:“保安,保安呢,赶快把这个贱人给人拖出去。”

 

话音落下,立马有几个保安样的人物要上来抓陈芸。

 

最后还是面前这个白色晚礼服的女子将人给拦了下来。

 

她站在陈芸面前,面带微笑,却含枪带棒的嘲讽道:“阿廷这么潇洒风流,能告诉我你喜欢他哪里吗?”

 

她说着,不等陈芸回答,用轻佻的目光打量了下陈芸的全身,嘲讽的笑了笑:“还是说你找阿廷就是为了他的钱,怎么,你家里老公不给你钱用吗,还是说他给你的钱不够多?要不这样吧,我一次性给你五百万,你现在从这里离开怎么样?”

 

话音刚落,陈芸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身后被人恶狠狠的捏了一把,大有威胁的意思。

 

那贵妇人见状,添油加醋的加了一句:“佳佳,你和她废什么话,像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放在以前就应该浸猪笼活活淹死,现在的女人脸皮可真厚,婚内出轨就算了,还敢拿出来正大光明的说,还要名分,当我霍家是什么地方,随便一个乞丐都能进的吗?”

 

随着这声话落,下面零零碎碎的议论声渐起,其中不乏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字眼。

 

面对这么多人的指责,陈芸咬牙,干脆豁出去,破罐子破摔的道:“结过婚又怎么样,乞丐又怎么样,你们没听到霍二少说吗,他爱我爱得死去活来,非我不娶,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话在此刻说出来,脸皮已经是厚到了一定的地步,但是陈芸实在是没办法。

 

人已经被推到了幕前,这戏要是不继续演下去,难不成还要任由别人作贱不成。

 

她想到这里,干脆什么也不顾及了,直接开门见山道:“这位妇人,我从来没有想要进霍家的意思,更从来没有想要高攀过霍二少。”

 

“还有这位小姐,我来这里我老公不知道,他没给我过钱,因为我都是自己挣钱的,也从来没有拿别人一分一毫的习惯,所以那五百万你还是自个儿留着吧,省得没人愿意娶的时候还能留着找下家。”

 

陈芸说到这里,恶狠狠的瞪了旁边幸灾乐祸的霍廷一眼,转身就走。

 

与虎谋皮必定为虎所伤,她真是疯了,竟然会想着找一个疯子合作。

 

她怒气冲冲的冲去别墅,还没来得及找车,就被追上来的霍廷给拦住了。

 

“这儿不好打车,我送你下去。”

 

陈芸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反手就把人甩开了:“不必了,早知道霍二少是这种合作方式,我来都不会来这里。”

 

霍廷没想到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整个人都愣了下,待反应过来陈芸是什么意思之后,忍不住冷笑一声:“这样的合作方式?这样的合作方式怎么了?难不成你以为我别人不着偏找你会是什么好事吗?”

 

“但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都不声招呼就让她来这样的地方,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不明摆着就是让她来受辱的吗?

 

霍廷对于这样结论感到挺好笑的:“过分?叫你过来你以为只是我为帮我吗,还不是为了帮你,既然你老公已经出轨,还为了点钱要杀你,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送他一顶绿帽子,既解气又能解决事情不是吗?”

 

霍廷两手一摊,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意思,气得陈芸胸疼。

 

陈芸憋了很久这才慢慢吞吞的憋出了一句:“谢谢您的好意,我还真消受不起。”

 

陈芸说着,也不管这里是不是郊区,直接转身就走。

 

她真是气昏了头,才会相信这人能帮自己报复林科。

 

带着满腔怒气走了很久,这才慢吞吞的打了一辆车,赶回市区。

 

路上她将这事想了又想,还是觉得气的慌。

 

今天这么多记者在,她名声肯定是没了,不过有句话霍廷没说错,那就是这事一出,再回家面对林科的时候,真是既解气又能解决事情。

 

但凡是个男人,都没有能容忍这事的,以林科的脾气,不当场气得动刀子看她就算不错的了。

 

但是后来陈芸发现,她到底还是高估了林科这个人。

 

她回到家之后,家里的门开着,隔着老远就能听到林科打电话暴怒的声音。

 

她酝酿了一下情绪,做好一切准备,打算进去和他大吵一架。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吵的吵,该离的离,省得拖着,她还得担心她的生命危险。

 

她心里想着,走进家里。

 

林科听到动静,回身看到她,立马就把电话挂了,随后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将手机丢在陈芸面前,冷着脸质问道:“这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陈芸低头看了一眼,看到几个关于霍二少情系有妇之夫的字眼,她也懒得去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直接开门见山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林科大概没想到她会承认得这么快,整个人都愣了下,过了很久方才反应过来,接着道:“所以我要了那么久的赔偿费都没能要的下来是你从中做鬼?”

 

陈芸闻言怔住。

 

她想过很多林科可能会质问的话,可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句。

 

自己老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轨的,作为老公,他不问什么时候出的轨,什么是时候上的床,竟然问赔偿费是不是她在从中做鬼?

 

他就这么缺钱吗,还是说因为他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她?

 

如果没有,那么他们这几年的相知相伴还有卧室里面的那两本结婚证书又是怎么回事,领着好玩吗?

 

“林科?”饶是陈芸再淡定,这时候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有些话麻烦你想清楚的再问。”

 

林科理直气壮道:“我问这个又怎么了,你明明和这个富二代早有首尾,听到我要赔偿费却不拦着我,还要我去丢脸,我他妈还想着你身子不好,拿那钱买点东西给你补身……”

 

“够了!”陈芸再也听不下去,寒声打断了对方的话。

 

谎言,她听了这么多的谎言,这绝对是最搞笑的一个。

 

“赔偿费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要干预,是你自己自作主张,毕竟人家根本就没有伤害我的意思,要伤害我的人是你不是吗?”

 

陈芸说着,红着眼眶狠狠的瞪着林科。

 

林科听到这话,脸色猛的变了:“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就这样吧,这房子虽然是我付的首付,但是我现在不想要了,我今天先走,离婚协议我明天会叫人送给你。”

 

陈芸说着,起身要走。

 

林科赶紧拦了上来:“等等等等,你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芸冷眼看着面前的人:“什么意思你再清楚不过不是吗?还是说要我把你们说的话放给你听听?”

 

她说着,拿出手机,找了一个录音,点了一个播放键。

 

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那天晚上她不但偷听了,还悄悄的录了音。

 

随着她播放按钮的按下,一个微弱的声音从手机里面飘了出来。

 

虽然小,却听得很清晰,不是林科的声音又是什么,有了这个录音,到时候在查一下林科的通话记录,那边的云岚也跑不掉。

 

陈芸按下暂停键,在林科震惊的眼神中开口道:“这个录音要是传出去,你怎么也得进牢里待一段时间,所以不要磨蹭,干干脆脆的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吧。”

 

陈芸说完,转身要走,却不想身后林科早已变了脸色。

 

眼瞧着她要出门了,林科忽然疾步上前,拽着她的领子,将她拽了回来,推到在墙上,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陈芸,这是你逼我的,这都是你逼我的!”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

小说目录

 

【火热短篇《婚情不负荒年》全集在线,《婚情不负荒年》大结局版】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