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这么紧还说不要师傅|边走边爱

当前位置:说说网 > 资料大全 > 正文

夹这么紧还说不要师傅|边走边爱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2-27   阅读:

 第11章:逃跑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与白天的笑容不一样,让人心神荡漾,那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的笑容。

 

嫂子坐在了床沿边,“金水,你想不想跟嫂子睡?”

 

我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嫂子,我说了,你不愿意,我、我不会乱来的。”

 

嫂子拨开我的双手,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那个地方。

 

“你哥要是有你这么大就好了。”嫂子媚眼如丝,那只手轻轻的滑动。

 

“嫂子,别摸了,再摸就要那个了。”我失声叫道。

 

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上前一步就把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我感觉全身一阵痉挛,然后就那个了。

 

我无力的趴在嫂子身上,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的脸贴着嫂子的脸,感觉她的脸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

 

“嫂子,对、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我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来,才发现她的双腿紧紧缠着我……

 

嫂子红着脸松开腿,“金水,你把嫂子的衣服都弄脏了。”

 

“才洗了澡,又弄脏了。”嫂子下了床,然后弯腰把衣服脱了。

 

看到她撅起的屁股近在咫尺,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嫂子,你在干嘛?”我装模作样问着,上前了一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呀!”嫂子被我扑倒在床上,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金水,你、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那种感觉又来了。”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的身体真的壮得像得牛呀!”嫂子目光痴迷。

 

我妈没有说错,嫂子应该是那种欲望强烈的女人,但偏偏我哥又不能满足她。

 

“嫂子,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难怪,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会很舒服。嫂子,能不能再让我擦一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金水,嫂子说过了,我身体敏感,你要是那样,我、我也控制不了的。”嫂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缩。

 

“嫂子,求你了,再让我擦一擦,很快的。”我双手趴在床沿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嫂子是过来人,嫂子知道你、你这一次不会那么快了,算上洗澡那次,你现在是第三次了。”

 

嫂子的目光痴迷得盯着我,却摇着头。

 

我知道她一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该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欲望,但她还在坚守着最后的良知。

 

“嫂子,我胀得厉害,就让我擦擦吧!”我死皮赖脸,也不退让。

 

“金水,嫂子用手帮你吧!”她最终没有妥协。

 

她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次我坚持的时间的确有些长,直到嫂子说她手都酸了,我终于缴械投降。

 

而嫂子的表情却是非常难受。我释放了,她却没有。

 

“金水,你先回去吧!”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我提上裤子,然后被嫂子牵到门口。

 

我出了门,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从门缝中看到嫂子在用自己的手。

 

我想再看看,嫂子却把灯给关了!

 

然后,我就听到嫂子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我捂着耳朵,赶紧离开了,再听下去,我又受不了了。

>>>>《边走边爱》在线阅读<<<<

 

第12章:同意了

第二天,我心不在焉在的待在屋子里,满脑子都是嫂子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才会同意呢?

 

一整天,嫂子也没有露面。

 

吃中饭时,妈去屋里叫她,她也没有出来。

 

我妈对我说:“金水,你嫂子说,人不舒服,我叫她去卫生所看看,她也不想去。昨晚,你跟嫂子怎么样了,你不是给她按摩了吗?”

 

“我是给她按摩了呀!”我说道,“她哪里不舒服呀?”

 

“她没说,金水,你除了给你嫂子按摩了,还干啥了?”

 

“没、没干啥呀?”我吱吱唔唔的说道。

 

我妈放下碗,一下揪住我的耳朵,“你这小子,你屁股一撅,老娘就知道你是屙屎撒尿。快说,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没有呀,妈,我怎么会惹嫂子生气呢!”

 

我妈松开手,眨了眨眼睛,“你、你小子不会是把你嫂子睡了吧?”

 

“没、没有,差一点。”我涎着脸笑笑。

 

“啊,差一点?”我妈倒是吃了一惊,“你小子用强了?”

 

“没有,嫂子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用强啊,再说,我一个瞎子,嫂子她要跑,我也没地方追呀!”我一脸无辜。

 

我妈笑了笑,“那倒是,那你怎么说差一点?”

 

“妈,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刺激她吗,我就按了那些敏感的穴道。结果,嫂子真受不了了,一下把我裤头扒了下来。”

 

“啥,她主动扒了你裤头?”

 

“是啊,她扒得,然、然后她就摸我,我受不了,就、就跑马了。”我红着脸说道。

 

我妈笑得更欢了,“那后来呢?”

 

“后、后来,我又、又有反应了,我就厚着脸皮,想蹭蹭嫂子,嫂子没同意,最后用手帮了我。”

 

我妈一拍桌子,“哎呀,你嫂子这个都帮你做了,看来比我想象得要快。金水啊,你嫂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要么是不好意思见你,要么她一定在琢磨这事儿。”

 

“啥事啊?”

 

我妈拍了一下我脑袋,“就是让你跟她睡觉的事呗!昨晚她能帮你那样,她自己那一关估计过了一半!”

 

我妈这么一说,我自然高兴了。

 

吃过饭,我妈让我去小卖部打酱油。

 

我哼着歌儿出了门。

 

太热天的,外面也没有几个人。

 

我拄着盲杖,摸摸索索就来到小卖部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老板娘罗春花坐在店门

夹这么紧还说不要师傅|边走边爱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