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江志刚方锐)

当前位置:说说网 > 资料大全 > 正文

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江志刚方锐)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9-03-06   阅读:

 小说简介: 第1章 苟且 北海市医科大学。 方锐抓着手中的实习通知,脸色有些难看的朝着就业办公室走去。 在校期间,方锐凭借着自己的一腔志气,努力上进,四年拿了四次最高奖学金,各...

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江志刚方锐)

>>>>《儒道医圣》在线阅读<<<<

 

 

第1章 苟且

 

北海市医科大学。

 

方锐抓着手中的实习通知,脸色有些难看的朝着就业办公室走去。

 

在校期间,方锐凭借着自己的一腔志气,努力上进,四年拿了四次最高奖学金,各项专业名列前茅,但当实习通知下发,方锐顿觉五雷轰顶——社区医院,开玩笑呢?

 

看着就业办办公室紧闭的房门,方锐停了脚步,有些意外。正值实习离校高峰期,就业办根本不存在闭门谢客的道理,更何况还拉上了蓝色的窗帘?

 

方锐近前,轻轻推门,没有反应,很显然是反锁的。

 

虽然感到奇怪,但是实习医院关系着自己以后的前途,万万马虎不得,这件事必须跟李主任说清楚,方锐抬手打算敲门。

 

而此时,屋内传来的晦涩声音令方锐愣住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方锐挪了挪脚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了令自己血脉膨胀的一幕。

 

办公桌上,满满的抽纸,还有一套女人的衣服,显得凌乱不堪。而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李主任那肥胖的身上坐着一名穿着护士制服的女生,正卖力的耸动着身体,忽上忽下,看那脸上的红晕与迷醉,淡淡的诱惑娇吟,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这是在干什么。

 

方锐呵呵一笑,这种事情都能被自己碰上,真是有够狗血的。正打算离开的他,蓦地站住了脚步,脸蛋顿时僵住了。

 

“李主任……哦……啊,人家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嘛~”房内传来的声音,方锐再熟悉不过,跟她一个班的同学,李思思。

 

当然,方锐从没有听过李思思的这般娇吟,在同学面前,这是个十足的冰山美人,众多男同胞的梦中女神,而此时……

 

方锐嘴角一咧,来了兴趣,听这李思思的口气,似乎是找李主任办事,所以才出卖身体的。

 

李主任那猥琐的声音传来:“小思思,你喊我什么?”

 

“哎呀,李主任你好坏哦……老,老公……”悠长的鼻音,极致诱惑,方锐却是一阵恶寒。

 

“这才乖嘛!”李主任猥琐的笑了,随即传来响亮的啪啪声,李思思急促的轻吟娇喘着。

 

方锐脸色越来越怪异,觉得有些恶心,他是真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样一面,简直是活久见。

 

许久,李主任长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道:“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不就是换个实习单位的小事吗,你们班上其他人不好说,但方锐那穷小子,一没money,二没背景,学习好?有个屁用,老子让他去哪他还不是得乖乖去哪?你呀,就乖乖的去第二人民医院,不过可别忘记回来看看我这个领路人呐。”

 

“咯咯,李主任你真好,吧唧。思思一定会常回来看您的。”李思思娇笑。

 

方锐面沉如水,紧紧攥起了拳头,手中的通知书被狠狠的蹂躏,关节咯嘣作响。

 

原来如此,怪不得啊,以自己的学习成绩,本该顺理成章的进入北海第二人民医院,北海市第一临床医院实习,但现在就因为这两个肮脏家伙的苟且交易,自己竟被发配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社区服务中心?

 

方锐的理智瞬间被冲垮,抬手正准备砸门,楼道处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女声。

 

“方锐同学,你不去准备离校在这儿干嘛呢?”

 

方锐心中一沉,暗道坏事,瞬间冷静下来的他这才发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被李主任知道自己发现了他跟李思思的苟且,恐怕连这社区医院实习的机会都付之一炬了。

 

“啊,老师,我这路过,路过……”

 

“哦,那好,赶紧准备离校吧,实习期好好干,我看好你哦。”女讲师丝毫没有怀疑的走下了楼梯,方锐却是进退两难。

 

果然,办公室传来李主任慵懒的声音,“方锐同学啊,有什么事情吗?进来说吧。”

 

方锐咬着牙不知该如何是好,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穿着牛仔热裤紧身小背心,身材高挑的李思思扬着脑袋走了出来,看也没看方锐一眼,迈着长腿傲然离去。

 

方锐咬着牙盯着那窈窕背影,狠了狠心,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第2章 穷光蛋

 

看着李主任那笑眯眯的肥头大耳油光满面,方锐心中忐忑,这头死肥猪显然不担心自己将他们的事情捅出去。

 

而事实的确如此,方锐一没拍照二没录像三没录音,就算是有人相信,会帮他做这个出头鸟么?

 

见李主任随着收拾办工桌的动作,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方锐恶心的感觉更重,李思思作为众星捧月的班花级女神,是怎么忍着那隔着老远都扑鼻而来的腋臭跟他做的。

 

“方锐同学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李主任收拾好桌面,转头,一脸的愤世嫉俗,“诶!肯定是因为实习的事情吧,我都替你觉得亏!咱医科大多少年没出过像你这样的好苗子了啊?学校方面居然安排你去社区医院实习?!诶……真是为你感到不值啊。”

 

方锐看傻了,这死肥猪倒是装的人模狗样的,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到了他们的苟且,没准还真信了。

 

见方锐沉着脸不说话,李主任话锋一转,摇头晃脑的开口了,“方锐同学啊,这样,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个不错点的地方可以去,怎么……你考虑下?”

 

方锐狐疑的看着这头肥猪,问道:“不知李主任说的是?”

 

“平阳县,行吗?”

 

方锐愣了片刻,随即看着面前的肥猪脸心中冷笑,平阳县?

 

那种地方,县医院水平只怕都比不上北海市区小诊所,这犊子倒是打的好算盘,恐怕只是想支开自己罢了。

 

“李主任,可别麻烦了,我看学校给我安排那地儿挺好,就这么着吧。”方锐忍着揍死这狗东西的冲动,语气平和。

 

“嘿!这多好,大城市嘛,总会有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机遇,方锐同学能看的开,我很欣慰啊。”

 

你欣慰?

 

你欣慰你奶奶个腿啊你欣慰!

 

老子没揍死你丫你就偷着乐吧,祝您短命四十岁,出门被车撞,空降花盆砸脑门儿。

 

方锐腹诽一通,咧嘴道了声谢转身离开,手中的实习通知早已被蹂躏的面目全非。

 

“呵,小兔崽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李主任望着方锐离开的方向,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

 

回到只有自己一人的宿舍,方锐盯着桌上一本泛黄的古书怔怔出神。

 

自家外公是县里远近闻名的神医,有多神不知道,但是这本书上的东西,他到现在都没有了解透彻。

 

据老爷子说,这本医书举世无双,是祖先留下来的东西,连他自己都只学了些皮毛而已,便已被称为神医。

 

心情烦躁的厉害,方锐无所事事,索性翻开古书看了起来。

 

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菲菲,方锐还算俊俏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

 

接起电话,温柔道:“菲菲,这么晚还不睡么?”

 

但是,方锐的温柔没有得到丝毫回应,反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令他如遭雷击,“方锐,我们分手吧。”

 

“什么?为什么!”方锐再不能保持冷静,大吼出声。

 

“没有为什么,大学四年你除了学习好一点,还有什么过人之处?你给我买过香奈儿的包包吗?给我买过纪梵希的口红吗?我跟着你过过一天好日子吗?我跟着你逛街走的脚都疼了,还这个买不起那个看都不敢看。现在呢,实习了你又被分到了社区医院,能有什么前途吗?就算是到了大医院,你能混到主治医师的位置吗?就算是主治医师,也就只是个医生而已,你想过我们的以后吗?……”

 

电话里传来的冷漠声音令方锐暗自心惊。

 

这是黄小菲?

 

这是自己心心念念爱了四年,捧手里怕掉,含嘴里怕化掉的那个温柔可人的黄小菲?!

 

黄小菲继续着刻薄的言语,冷冷道:“找个适合你农村姑娘吧,我不想跟你过天天喝西北风的日子,我的命运我自己争取。”

 

你的命运自己争取……

 

我呢?

 

我也可以争取自己的命运,不,争取我们共同的命运啊!

 

“菲菲,你不是认真的对吧?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我……”方锐做最后的努力,他不甘心,也不相信大学四年的感情能这样一朝斩断。

 

“你这个穷光蛋能让我过上什么好日子?!你知道今天别人送了我一条项链值多少钱吗?就算你在卫生所干十年都买不起你懂吗?我不能忍受一辈子跟着你过精打细算的日子,也不想跟你挤什么狗屁出租屋,更不想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哭!”

 

穷光蛋,吗?

 

“……”方锐无言。

 

他仅存的一丝幻想破灭,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古书,嘴角微扬,笑容略显凄惨。

 

学医。

 

学医真的有用吗?

 

砰!

 

方锐狠狠一拳砸在了桌上,砸在了泛黄的古书之上,紧接着,眼前光芒一闪,顿时头昏脑胀,直直的朝后仰躺了下去。

 

第3章 儒道医圣

 

这是在做梦?

 

或者自己急怒攻心往后一栽就这么死翘翘了?

 

此时,他的眼前白茫茫一片,在远处的虚空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飘忽不定的摇摆着。接着,空灵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携浩然正气,充斥在方锐的脑海。

 

“汝当以吾之道,普这天下众生!”

 

啥?

 

方锐傻眼,但也只是一瞬,下一刻他就脑海阵痛,龇牙咧嘴的抱着脑袋打滚,那空灵浩荡的声音继续传来。

 

“想吾生于汉末,悬壶一世,普度万灵,可悲可叹,吾之子孙竟自此而断,惜哉痛哉……”

 

“罢了,吾既已羽化,不当理这凡俗之事,小辈,你可愿传承我之意志,救这泱泱众生脱出疾苦,不受病痛折磨?”

 

方锐脑袋疼的打滚,说不出话,如何回应?只是传出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响彻这片白茫茫的空间。

 

生于汉末?

 

还羽化,你妈你是成仙了吗,自己真死了?这刚刚学医一个人没救呢就能到天界?

 

“大道至儒,妄念阴邪尽虚无。破妄之眼,疾!”

 

“切记,儒道之本乃养气养神,凝昊天元气于气海,立言、立功、立德。昊天养气诀,疾!”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浩气成剑。六本剑阵,三达剑阵,疾!”

 

“……”

 

“如此甚好……”许久,那空灵的声音幽幽一叹,留下了一连串的回声,再无踪迹。

 

“啊——!”

 

下意识起身,方锐来不及理会脑海跟身体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溜烟爬了起来,随即瞪大了眼睛,桌上的古书,消失了。

 

消失了?

 

这是谁在恶作剧吗?

 

脑袋发懵的方锐呆呆的做好,感受着脑海中磅礴如大海般的信息,他明白了这不是什么狗屁恶作剧,自己该是得到什么不得了的奇遇了吧?

 

难以相信了十分钟,方锐作为新时代青年,终于承认了现实,一点点的消化着脑中的知识,两个小时后,睁开了双眼,光芒流转,方锐不禁瞪大了眼珠子。

 

脑中的信息可谓恐怖,上古医术、配方、针灸应有尽有,回想外公曾讲过的,先祖乃是东汉末年一方至圣大儒,名震大江南北,百姓闻风无不五体投地,感激涕零,不止因他云游四方解百姓疾苦,更因他能够以一身浩然正气保一方水土平安。

 

如此说来,自己这是得了母亲先祖……医圣,儒圣传承?

 

这能信吗?

 

方锐其实内心深处很不想相信,他认为这些东西都太虚了,自己真材实料的本事才是最靠得住的……

 

额,这当然是假话。

 

方锐不得不相信,也欣喜若狂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打小也跟外公学过些许的中医草药,一些基本的东西他了解的甚是透彻,而脑海中的东西,完全就是这几千年来所有中医术的结合,甚至儒道与医术的结合。

 

虽然方锐始终不能理解这两玩意该怎么结合。

 

咧嘴,方锐很想放声大笑,心中却不免苦涩,先祖传承,自己真能够将其发扬光大?

 

万一搞不成功,指不定以后怎么下地狱呢!

 

不想乱七八糟的,方锐盘腿坐好,开始照着脑海中的方法吐息养气,将这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凝于丹田气海。

 

忘记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方锐猛地睁眼,一股磅礴正气扑面而来,眼睛明亮了许多。只觉得整个人都经历了重生,握了握拳,那种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的感觉令方锐暗爽。

 

看下时间,七点钟,一晚没睡的方锐只觉得神清气爽,比睡了觉都管用,收拾洗漱之后,离开了宿舍,去寻找所谓的金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半个小时之后,方锐眺望隔着几条大街都能看得见的高耸气派的北海市第二人民医院,再转头看看自己身后的金华社区医院,彻底无语了。

 

这就是差距啊!

 

土豪玩家家跟平民玩家的差距!

 

“滚开!给老子滚开!”

 

方锐被两个穿着花哨的纹身青年粗暴的挤在了一边,瞪着眼珠子看他们架着一个全身瘫软,血肉模糊的青年冲进医院,半响后略一思索,也挤了进去。

 

“快,快救江少,老子警告你们,今天江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子要你们医院所有人都陪葬!”

 

医院众人愣了,一个抓着病例白白瘦瘦的年轻人撇嘴,斜着眼道:“横什么横,想治病就闭嘴,二十分钟的车程就是第二人民医院,想耍横去那里耍。”

 

“靠!”

 

纹身青年猛地上前,轻飘飘一提,白廋青年双脚离地,红着眼道:“老子要是有那么多时间,早送过去了,你特么少跟老子废话,治不好你会死的很惨很惨,我保证!”

 

白廋青年顿时脸色惨白,呼吸急促。

 

“这是怎么了?伤的这么重为什么不去医院!快,快,让他平躺下来!”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跑过来,检查过后,脸色阴沉。

 

然后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检查过后,集体面沉如水。

 

“张医生,右处肋骨多处骨折,断骨刺破肺部形成气胸……右侧肺部少量积液。”

 

张医生懵了,这不是扯淡吗,这里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设备远远不够做这种高难度手术,内心恐惧甚是烦躁,叫道:“几根!我要知道断了几根!”

 

“张医生,四根……颅脑重创,疑是颅腔积血。”

 

张医生两眼一黑,几乎昏厥,这么重的病人,送社区医院,这不是有病吗!

 

“断骨刺破肺叶,气胸,颅腔积血,必须在二十分钟内进行手术,但……现在立即做的成功率,也很不乐观!”一名医生模样的少妇咬着银牙很是艰难的报出了答案。

 

“哪怕是手术成功,病人也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

 

两名青年脸色僵硬,眼珠充了血,撕心裂肺的冲着医院众人怒吼道:“靠!你们治病啊,你们他妈的救人啊!江少有什么事,老子让你们全家都下去陪他!”

 

很明显,这两名青年失去了理智。

 

张医生觉得天旋地转。

 

如果这个病人死在社区医院,那自己这主治医生的位子保得住保不住先不说,看这情况病人怕是有点背景,难道自己下半辈子都难以过得安生了?

 

“来来大哥大姐大爷大妈,让一下让一下,让我看看行吗?”

 

方锐终于挤开了人群,狼狈的摔了个踉跄。

 

第4章 五龙回阳

 

大爷大妈?

 

谁是大爷大妈,你才大爷大妈,你全家都大爷大妈!

 

医院众人眼中冒火的盯着闯进来的方锐。

 

“你是谁?”两名红着眼睛的纹身青年拦住了方锐。

 

张医生等人回神,此时医院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这边,方锐只觉得脸上滚烫烫的,但是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才是最重要的,于是立即开口了。

 

“大家好,我是北海市医科大学的大四实习生,能让我看看病人吗?”

 

“医科大的学生?”

 

“实习生,你是在逗我吗?!”

 

众人目瞪口呆,张医生本有了丝丝光亮的双眼顿时灰暗,无神的看着方锐没有开口。

 

“你是哪个山沟里跑来的小子,我们张医生虽然屈身在这小小的卫生服务中心,可医术丝毫不比那些大医院的专家差多少,这里能轮得到你说话?”

 

张医生闻言面如死灰。

 

吹,可劲吹,你们是真你妈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我治不好你们来负这个责任?

 

两名纹身青年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谁能救得了就赶紧治病啊,墨迹个屁啊。

 

“赶紧的,就你了!”一名青年凶神恶煞的指着张医生,怒吼道:“赶快救人,我警告你们,江少要是在你们诊所出了问题,先不说这破地方能不能开下去,我让你们所有人都陪葬!”

 

得,这次拉上所有人了,顿感心理平衡的张医生松了口气。

 

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稍稍打量了一番,这两人确实不像什么善类,深吸了口气,张医生艰难的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艰难道:“病人的情况太严重了,必须到设备齐全的大医院手术,我们这里没有仪器设备,您看,第二人民医院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的车程……”

 

“靠!你他妈给老子闭嘴,你当老子耳背!?二十分钟过去,江少是不是死的都不能再死了!”纹身青年猛地一把揪住了张医生的衣领,再次轻飘飘的提了起来。

 

张医生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一旁的女医生赶忙过来拍打着纹身青年,“你快放手,张医生如果有个好歹,你这江少可就彻底没救了,不要浪费时间!”

 

纹身青年恨恨松手,恶狠狠道:“如果今天江少出事,我让你出不了这个门!”

 

张医生赶忙呼吸,恐惧的望了纹身青年一眼,只能硬着头皮上,但是他站在江少面前,双腿抖的厉害,根本无从下手。

 

这你妈怎么整?

 

开玩笑呢?送到大医院都有抢救无效身亡的可能,在这里你们让我拿这两双手治病?

 

“咳咳!”

 

“不好了张医生!病人开始大咯血,再不手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起开!”

 

方锐管不了那么多,救人要紧,拽开了挡在身前的众人,一把将张医生扯倒,迅速的展开了针包,大大小小十数支细如发丝的银针映入眼帘。

 

轻捻银针,方锐心中同样忐忑,朝着哑门、劳宫、三阴交、汇泉、太溪等九个穴道落针,迅如闪电,一气呵成。

 

随即屈指轻弹,如清风拂过,九个穴道的银针开始剧烈的震颤,体内的儒家浩然气劲顺着银针汇入了江少体内,迅速的修复着身体机能。

 

没有理会傻眼的众人,方锐深呼一口气,抬手抹了把额头,一旁小护士见状乖巧的上前擦汗,方锐诧异抬头,善意的笑了。

 

屏息,凝神,方锐再次捻针。

 

十根比方才八根要更加有质感一些的银针,再次落在了江少的胸部五穴、腰部五穴,方锐提神运气,两指轻捻银针三次,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

 

凝神望去,病人颅内积血逐步消散,气胸缓慢的回复正常,只需再四十分钟,江少的伤除却骨折之外,也就无甚大碍。

 

张医生呆望着方锐顺水成章的完成一切,内心是难以相信的,他也懂一些中医针灸之术,但这两种针法是什么玩意?

 

而这年轻人,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多岁吧?

 

纹身青年不懂这些门道,知道这个实习生帮江少治好了病,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无视方锐,上前检查江少的身体,当然……狗屁都检查不出来。

 

但最起码不吐血了啊,这就够了!

 

“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样了!”

 

门外疾驰而来的一辆奔驰s级一个刺啦甩尾漂移稳稳停在诊所门口,一对中年夫妻踉踉跄跄的冲了进来。

 

“叔叔阿姨,江少已经没事了,医生救治过后已经稳定了。”纹身青年身体一僵,讪讪的笑了笑。

 

男人没搭理纹身青年,看向张医生,沉声道:“我儿子真没事儿了?”

 

第5章 这个针不能拔

 

张医生看着气势逼人的男人,那种上位者的压迫令他憋得满脸通红,许久眼珠一转,闷声闷气道:“是这个实习生,是他施针的,有什么情况问他。”

 

过河拆桥?

 

方锐挑眉,嘴角泛起一丝冷意。

 

男人目光一转,面无表情道:“我儿子怎么样了?”

 

瞄了眼趴伏在病床前大哭不止的少妇,方锐道:“病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剩下的肋骨骨折,我就不掺活了,他现在情况稳定,可以去医院做接骨手术,但是身上的银针千万千万不能拔下来。”

 

男人瞥了眼方锐没有开口,少妇哭的撕心裂肺,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对方锐又抓又挠,不依不饶,“你一个实习生凭什么给我儿子治病,你有这个资格吗?还有这身上的针是什么鬼东西,是针灸?我告诉你,万一我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方锐被少妇抓的招架不住,脸色阴沉。

 

救了你儿子的命你还在这里不依不饶的不识好人心,这不是过河拆桥的脑瘫吗?

 

得,方锐实习的第一天这些人就给上了一课。

 

行走于江湖,必须学好历史……

 

咳,当然是开玩笑的,应该是看清了人性的丑陋!

 

“够了!”中年男人冷冷出声,面无表情的看着方锐,“你可以走了,这里没你的事了。”

 

呵!>>>>《儒道医圣》在线阅读<<<<

 

方锐咧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当自己救了条狗,潇洒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只是方锐听到了身后医院众人的的轻声议论,在昨晚之后,他的听力与视力甚至洞察力不知增强了多少倍。

 

“哎,这不是江志刚吗?北海市年度杰出企业家,江氏集团的掌舵人。”

 

“好像是,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那江少岂不是江氏集团的大少爷江伯源?”一姿色平平的女护士面泛桃花,痴痴的盯着病床上帅气的王少。

 

方锐无言,果然,金钱腐蚀的不仅是人性,还有脑子。

 

方锐离开社区医院,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停下脚步买了包香烟,迷茫的蹲在路边吞云吐雾。

 

空有一身医术,以中医现在的地位,自己该如何将传承发扬光大?

 

诶等等!

 

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金华社区医院,那不是自己的实习医院吗,为什么自己要走!

 

……

 

社区医院里,江志刚看着张医生道:“这个针,不能拔?”

 

张医生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不能,那岂不是坐实了方锐以高超医术救人的事实?那自己在医院的脸面和威望将置于何地?

 

但如果拔了,万一这江大少再次病危,自己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只能苦着脸道:“这个……我,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不拔好一点吧。”

 

“好。”

 

江志刚无视张医生,转头瞥着纹身青年,“你们两个,扶伯源上车,去第二人民医院接骨,再做全面的检查。”

 

众人离去,张医生总算松了口气,转头时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一些医生护士看他的眼神明显多了些什么,他不禁暗暗咬牙,只能无视。

 

你们丫几个意思啊,有本事你们治好啊!

 

江志刚一行人赶到第二人民医院,一群专家级的元老教授急忙出迎,浩浩荡荡二十几人的队伍。

 

当看到江伯源身上的银针时,领头的清瘦老人表情一顿,揪着江志刚的胳膊略显急促道:“这,这针是什么人施的?”

 

江志刚与医院众人疑惑,这不就是些普通的银针吗?

 

“是一个年轻人,叫什么方锐。”

 

“罗老先生,这针有什么门道吗,您是中医出身,难不成看出了什么不妥?”

 

“什么不妥?没有什么不妥……”

 

罗老怔怔出神,片刻,喃喃道:“这针法,妙,太妙了……我现在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见那个施针的年轻人了。”

 

江志刚愣,众医生愣。

 

“江总,那个年轻人呢,我想见见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一生致力于中医的老专家很显然不太淡定了。

 

江志刚蹙眉,“罗老,您看这手术?”

 

“对了,先做手术,先手术。”

 

第6章 回天乏力

 

罗老在观察后下了定论,江伯源的身体机能除了断骨之外已经正在缓缓恢复,但始终不见醒来,江志刚有些焦急。

 

罗老亲自准备接骨手术,江伯源被送往了ICU病房重点监护,有五六位漂亮的护士美眉随时听候,病床前的高精密仪器闪烁着清一色的绿灯,音调平缓悠长,显示着江伯源没有丝毫的危险,只是那身体上的十九根银针,没有任何一个护士敢去触碰,这是罗老的吩咐。

 

“刘主任,你来啦。”

 

一护士看着走进病房的中年主任甜甜一笑。

 

刘主任邪邪一笑,朝着其抛了个暧昧的眼神,小护士会心一笑,抓着病例扭着纤细的腰肢款款离开,还不忘回眸一笑。

 

刘主任暗骂一声小浪蹄子,喉头不由滚动,眼神火热。

 

当他转身看到江伯源被扎的跟刺猬似得,登时就火了,“这是什么东西?这里是北海第二人民医院,是正规医院,给我把这些东西拔了。”

 

一名护士美眉略显为难,嗫嚅道:“刘主任,这个银针是罗老吩咐的,他说不能拔……”

 

刘主任一愣,但又在这些护士美眉面前拉不下脸,色厉内茬的教导道:“现在病人是我负责的,我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咱是正规医院,不需要这些歪门邪道,你们啊,新人就是不懂事,快拔了,我保证没事。”

 

拗不过刘主任,护士美眉们小心翼翼的开始拔针,当拔到第二根时,江伯源的身体猛地抽搐下,护士美眉抬眼可怜巴巴的望着刘主任,都快急哭了,“刘主任,还拔吗?”

 

刘主任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道:“拔!”

 

护士美眉开始闷头拔针,第三根,第四根,到第五根,江伯源的身体巨颤,呼吸不畅,口中开始咕噜咕噜的冒出了血沫,整个ICU病房仪器警报响成一片,放眼望去,一片飘红……

 

“刘主任……”护士美眉真哭了。

 

刘主任眼皮跳了跳,正欲上前检查,罗老江志刚等人跑了进来,顿时巨震。

 

“谁让你们拔针的,啊?!”

 

罗老气的浑身颤抖,须发皆张,一双浑浊的眼珠子死死瞪着刘主任,似乎想要化为两柄利剑将其穿透。

 

“罗老,我……”

 

啪!

 

刘主任尚未开口,一记狠狠的耳光抽了上来,早已暴怒的江志刚红着眼,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江总,我……”

 

啪!

 

“我……”

 

啪!

 

刘主任瞬间化身猪头,肿着脸不敢再多言半句,一整个病房的护士美眉瑟瑟发抖,身心俱颤。

 

“罗老……您看,这可怎么办?”

 

江志刚声音颤抖,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却好死不死的喜欢飙车,喜欢飙车就算了,你还出车祸!出车祸就算了,但这你妈都快治好了,你把针拔了?

 

这不是作死吗。

 

你老小子这是想断我江志刚的后啊!

 

罗老稳了稳情绪,沉凝许久,终于道:“我还能稳定三十分钟左右,这还是倚靠着先前银针的作用没有完全消散,但是在这三十分钟内必须找到给江小子施针的那个年轻人,不然的话,哪怕是神仙下凡,都回天乏力了。”

 

江志刚懵了,缓缓扭头,咬着牙盯着颤巍巍的刘主任,上去就是狠狠一记右勾拳,刘主任一颗泛黄的槽牙飞出,口鼻溢血的趴伏在病床上。>>>>《儒道医圣》在线阅读<<<<

 

“等会儿再找你算账!”

 

赶忙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他还记得方锐说过,他是北海市医科大的学生。

 

“帮我查一个北海市医科大的大四学生,叫方锐,还在实习期。”

 

“不要问我为什么!快!”

 

江志刚火冒三丈的挂了电话,罗老开始重新为江伯源施针,情况终于稍稍缓解,但见罗老满头大汗,估计不能持久,依他所说,只是在堪堪维系生机而已。

 

“伯源,我的伯源呢,我儿子怎么样了?”

 

早已买好了大包小包保健品的江母走进病房便开始大声嚷嚷,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直接昏厥,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第7章 起死回生

 

江志刚扶着额头踱步,床上躺着母子两人,他的心在滴血。他是商人这没错,但同时也是个好男人,顾家爱妻的好丈夫,这一家三口倒下两个的一幕令他肝胆俱裂。

 

助理发来的手机号码被江志刚瞬间拨通,而此时的方锐,正向旁边便利店借了些开水泡面吃……

 

“喂?谁呀。”

 

“是我,江志刚。”江志刚再努力的平缓着自己的心情。

 

“江志……哦--江总?什么事儿啊。”方锐很是没有形象的蹲在路边,呲溜呲溜的吸着面条,满头大汗。

 

“方……医生,伯源的病情,有些不对。”江志刚艰难开口,病房里罗老注视着江志刚,眼神略有波动。

 

“嗯?”方锐愣了一下,没道理啊,当即道:“不可能,当时他垂死的那口气被我生生提了回来,各项机能已经恢复平稳,除了断了的肋骨我一时半会儿接不上,不应该出任何问题才对啊?”

 

“是……方医生说的对,只是,医院有人不懂……把银针,给拔了……”江志刚脸色阴沉,眼神锐利如鹰,一字一句,死死盯着失魂落魄的刘主任。

 

“拔了?!”方锐失声。

 

他本就不是什么喜欢沽名钓誉的人,所谓医者仁心。

 

哪怕是江志刚不给他丝毫报酬,这个人他也会救,但是针被拔了……自己又不在身边,不到二十分钟,这可怜的江伯源必死无疑啊。

 

“对……拔了。所以想请方医生过来一趟,只求能够救活伯源,至于条件,您随便提,只要救我儿子……”

 

江志刚语气缓和了下来,这令人难以相信,像他这种身居高位的男人,居然会用处您这种敬语。

 

方锐沉默许久,轻声叹息,“我还在金华小区卫生站,蹲在马路边……吃泡面,你最好马上过来,不然病人的情况会很危险,时间就是生命。”

 

“好!马上过去。”

 

江志刚挂断电话,马上让司机开车出门,在交代好事情的重要性之后,焦急的在病房里踱步。

 

也正巧中午这个路段车流量少的可怜,本需要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十几分钟后,方锐便是跟着司机推门而入。

 

见江伯源在病床上躺着奄奄一息,靠着不知是何人的银针吊着一口气,方锐面色沉凝,快步上前,将旁边众人推开,兀自将其身上的银针全数拔了下来,一根不留。

 

在众人的哑然中,不到十秒的时间,十九根银针再次重新回到江伯源身上,方锐的心却是沉了下来,这次的情况可比之前要危险十倍了。

 

兀自拉椅子坐下,方锐凝神在十九根银针之上一一轻捻,江伯源的皮肤开始微微泛红,悄然松了口气,再次屈指轻弹,瞬间如清风拂过,十数根银针开始高频率轻颤,丝丝肉眼难觅的气劲顺着皮肤缓缓渗入江伯源的身体,迅速的祛除着体内病毒污秽,重塑生机。

 

十分钟后,方锐起身,只觉得浑身虚脱无力,强撑着软弱的身体站立,不由的一个踉跄。

 

江志刚见方锐脸色苍白,急忙上前搀扶,急促道:“方医生,伯源怎么样了?”

 

“没事了,断骨情况良好,接好之后概两三个月能下床,再有三十分钟怎么也能醒了,不过……我觉得还是不醒为好,醒了还得麻醉。我一会儿给你开个方子,抓些药回去,每天两次,持续一个月,病人的内伤可以痊愈,六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再次生龙活虎的飙车去了。”方锐强颜欢笑。

 

此时的他昊天养气诀尚未修习到第一重,却施针这么久,心力交瘁也是自然的。

 

江志刚讪讪的笑了,“方医生是如何得知伯源是出车祸所致。”

 

方锐一怔,跟看白痴似得瞥了眼江志刚,摇头。他实在不想回答这种白痴问题,不是车祸难不成是摔了一跤?

 

你给我摔一跤摔出个半死不活看看。

 

此时罗老走了上来,看着方锐轻笑摇头,随即开口道:“小伙子,我得代表医院谢谢你。”

 

“老先生,您这是……?”

 

罗老看着方锐道:“如果不是小方你的那几针,江伯源恐怕是真挺不到医治了,所以老头子我真得谢谢你挽救了一个鲜活的生命,你的针法……很好,以后有时间了多多交流。”

 

“老先生,您过奖了……”方锐急忙摆手,这老爷爷倒是很对方锐的胃口,没有丝毫架子。

 

“不,我没有夸张,至少,我不如你……”

 

方锐傻眼了。

>>>>《儒道医圣》在线阅读<<<<

 

第8章 就怕你没地方堆

 

原来,罗老竟是中医学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

 

方锐先是震惊,随即笑了。

 

第一反应:这是个可以利用的资源,不然自己还真的是空有一身医术而不知道该往何处使力。

 

以后可以让罗老爷爷帮忙弄个中医资格证啊!

 

极为欣赏方锐的罗老与其交换了电话,约定有时间一定好好探讨,一起吃吃饭喝喝茶。

 

方锐心中苦笑,您请我吃饭,倒是可能把您吃穷咯,可这喝茶,还真是一窍不通,估摸着也是浪费您老的茶叶了,挺贵的不是?不值当。

 

总之方锐还是郑重的应了下来。

 

江志刚见儿子稳定,松了口气,转向丢了魂似得刘主任,冷声道:“罗老,我不希望在第二人民医院这种极享盛誉的清流之地有这样的人渣,我不想再看见他,一分钟都不想。”

 

罗老的脸也是很阴沉,对于这种不把病人的安危看在第一位的医生,医院自然会严肃处理,于是轻轻点头。

 

刘主任见罗老点头,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了上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江志刚脚下,拽着衣角,哭的撕心裂肺,“江总,江总放我一马,我家里还有老小等着我这份工作去养,我真的不能离开啊,江总求你了江总……”

 

方锐心一软,皱眉道:“这就是拔了银针的那个医生?”

 

“没错。”江志刚面无表情的点头。

 

“可能他也是不懂中医吧,毕竟从一开始接触的都是这些精密的仪器和化学药品,我估摸着也是情有可原,都是谋个生计,不容易,不然就……。”方锐轻轻摇头。

 

罗老眼睛一亮,暗道这年轻人不错,菩萨心肠,将医者仁心表现的淋漓尽致,医术不知深浅,品性还好,真不错。

 

江志刚沉默,但任谁都没想到,这傻孢子刘主任突然暴起,大声道:“就是你,你个装模作样的穷小子实习生,你怎么可能治好江少,你一定是用了邪术,你是妖怪!”

 

方锐愣住了。

 

你这是不作就不会死的节奏啊,压根没点眼力见啊。

 

江志刚呵呵一笑,愤然一脚将刘主任踢开,转头道:“方医生你看到了,总有些人心术不正,这是坏到了骨子里了,可想而知这种人教育出来的子女会怎样,也可想而知,是怎样的上一辈才能培养出这种人渣。”

 

方锐心中哀叹,摸了摸鼻子没有再开口,别人要作死,自己能怎么办,跳楼的人拦不住难不成还要跟着他一起跳下去?

 

“滚!”江志刚大喝一声。

 

刘主任像死狗一般被人拖了出去,病房只剩下了四个年轻靓丽的护士美眉跟方锐几人,江志刚沉吟半响,钱包中抽出了一张支票,刷刷刷的写了几个字,递了过来。

 

方锐惨白的脸瞬间红润,这上面写的是大写的数字,然后他大致瞄了一眼,是……壹佰万。

 

“江先生,这是……?”方锐提着小心肝颤声道。

 

江志刚拍了拍方锐的肩膀,道:“小方啊,别这么见外,叫我叔叔就好。”

 

“好,江……江叔叔。”

 

“嗯”江志刚点头,笑道:“小方,这里是一百万,当然,伯源的命肯定不止一百万,小方的医术更是神奇,这一百万就当我们交个朋友,以后没准叔叔还有用得着你医术的地方,你呢,就先把这个收下,以后没事就跟伯源一块儿过来玩。”

 

方锐脑袋里嗡的一声,这可是一百万啊!

 

急忙摆手,方锐可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现在突然塞给他一百万,那还不得吃不香睡不着?

 

“不行不行,江叔叔,这个太重了,我受不起。况且治病救人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本分,诊金意思意思就好,就算没有,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方锐说的大义凛然,心中两个小恶魔却是斗的不可开交。

 

最终,方锐坚持,江志刚作罢,叹道:“现在像小方你这样的医生,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方锐苦着脸抽嘴角。

 

甚至,现在他还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嘴贱啊!

 

江志刚思忖片刻,再次从钱包抽出了一张流转着黝黑光泽的金属质卡片,没有任何字样,感觉挺高大上,沉凝中带着厚重。

 

“既然谈钱太俗气,那这张卡小方你务必收下。”江志刚郑重的将卡片塞进了方锐的手中,语气毋庸置疑。

 

“好吧。”方锐心中平衡了一丢丢。

 

“好,小方啊,你拿着这张卡,在北海市只要是江氏产业,像什么餐饮啊,酒店啊,娱乐场所,商场等地方,一律免费。”江志刚笑呵呵的开口。

 

额……

 

合着这是个用来吃霸王餐的?

 

“江叔叔,您就不怕我把你的家底搬空吗?”

 

“哈哈,我给你十年时间,慢慢搬,就怕你东西没地方堆。”江志刚放声大笑。

>>>>《儒道医圣》在线阅读<<<<

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江志刚方锐)大家都在看